Share on Facebook38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創世記十八章有一段不少人都很熟悉的經文:亞伯拉罕為所多瑪蛾摩拉「求情」。我覺得在這個變幻無常的大氣候中重讀這段經文別有意義,讓我們可以重新反思不少可以用於回應這個時代的概念:罪惡、救贖、公義、揀選、使命、審判,等等。

「我怎能不愛惜呢?」:亞伯拉罕憐憫/同情所多瑪蛾摩拉?

在解釋這段經文並其時代相關性時,我必須首先指出一般弟兄姊妹對這段經文的誤讀:亞伯拉罕並不是為所多瑪蛾摩拉求情。這段經文的重心並非在同情心或憐憫。

驟眼看來,經文的確像是亞伯拉罕是因為憐憫兩城而為其求情,但若這樣詮釋,我們起碼有三個不能解決的困難 (irresolvable difficulties)。第一個困難是我們如何理解上帝的公義。難道上帝的公義竟然是可以「講價」的?我們又是不是可以用「上帝的憐憫」向「上帝的公義」求情,彷彿上帝這兩個性情是相反的極端 (polar opposites) 呢?若我們可以用「上帝的憐憫」向「上帝的公義」求情,那什麼時候我們才根據祂的憐憫行事,又什麼時候根據祂的公義呢?更嚴重的是,上帝自己何時根據祂那一樣的性情行事?祂是反覆無常的上帝嗎?

更麻煩的是,若經文是關於憐憫,為什麼要花這麼多的篇幅討論人數呢?難道所多瑪蛾摩拉沒有十個義人就不值得憐憫?亞伯拉罕要為兩城求情,一句「上帝,你饒過他們吧!」豈不簡單直接得多?

最後,若這段經文是教導我們為罪惡的城市代求,這是否我們的結論:亞伯拉罕很有憐憫的心為兩個城市代求,然後神假裝聽了禱告,但其實這樣的代求並沒有用 – 因為最後上帝還是消滅了她們?

「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別在經文上僭建

容我在此重申一個我經常強調的釋經原則:讓聖經說話。請不要在經文上僭建我們期望的結果或想法,或將我們的結論套在聖經上 (reading our views into the Bible)。當我們在為「同情心」/「憐憫」大做文章時,請問我們在經文那一處找到這樣的討論,或甚至是這兩個詞語?我們在那裏看到亞伯拉罕同情兩個城市「所以」為其代求呢?還是我們只是「覺得」亞伯拉罕是在「求情」,而自然而然「假設」了他同情兩個城市呢?

「我揀選了他,是要他吩咐子孫,和他的家屬,遵守我耶和華的道,秉公行義」:亞伯拉罕的揀選

釋經不能脫離經文的上下文。讓我們先看看十八章的「上文」:

十五章,上帝和亞伯蘭重新立約;

十六章,夏甲與以實馬利;

十七章,亞伯蘭改名為亞伯拉罕(即萬國之父),吩咐行割禮,撒萊改名為撒拉,應許生以撒,行割禮

然後十八章,上帝和兩個天使造訪亞伯拉罕,再次重申撒拉必會懷孕生子。然後就到了我們今天看的經文。

單從這個簡單的總結我們也可以清楚見到,由十五章開始,每一個主題/故事都要環繞上帝和亞伯拉罕的約,或說,上帝對亞伯拉罕的揀選。

事實上,上帝聲稱「我要作的事,豈可瞞著亞伯拉罕呢」(17),原因也是上帝對亞伯拉罕的揀選:「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興盛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18)上帝揀選亞伯拉罕做什麼呢:「我揀選了他,是要他吩咐子孫,和他的家屬,遵守我耶和華的道,秉公行義,好叫我耶和華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可實現。」(19),應許是什麼?就是「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興盛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18)。

所以整段經文是在上帝的揀選的背景下出現的,而這個揀選,又特別提到「秉公行義」(“doing righteousness and justice”)。這是經文給我們的第一個提示 (clue)。

所以經文似乎可以幫助我們處理一個問題:現在亞伯拉罕終於會有一個從撒拉而生的子孫了(而不是靠亞伯拉罕自己安排的以實馬利),他終於踏出他「子孫有如繁星」的第一步了,而最後也必定「必要成為強大興盛的國」,但這個揀選是怎樣的呢?如何因為揀選亞伯拉罕而令「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18)呢?

「審判全地的主,豈可不行公義嗎?」:亞伯拉罕的理由

經文的第二個提示,是亞伯拉罕向上帝提出要求的原因。我們必須留意,亞伯拉罕並不是說「上帝你不是慈愛的上帝嗎?為什麼不饒過這些所多瑪的罪人呢」,或「我很同情這些人呢」,甚至不是「這所多瑪蛾摩拉大城,其中不曉得分辨左右手的有許多人,並且有許多牲畜,你怎能不愛惜呢?」1。亞伯拉罕的阻止上帝的理由是什麼呢?

「你絕不會作這樣的事:把義人與惡人一同殺死,把義人和惡人一樣看待,你絕不會這樣!審判全地的主,豈可不行公義嗎?」(25)

若我們仔細閱讀經文,這一個求情理由應該立刻在我們腦海中響起警號 (ring a bell),有什麼人求情會用「公義」為理由呢?這幾近不合常理。亞伯拉罕和上帝的對話的重點,不是憐憫,不是同情心,不是其他別的,而是上帝的公義:亞伯拉罕指出的是,上帝若將義人和惡人一同殺死,這並不符合祂的公義,然後他們就在這基礎上討論:到底怎樣才更符合上帝的公義 (the justice of God),以配合上帝「審判全地的主」的身份。

(待續,下星期一刊登)

啱睇就 like 埋我個專頁啦

(歡迎網上廣傳)

後雨傘思考系列:

1. 後雨傘思考之一:給以色列惹麻煩的這個人就是你嗎?

2. 後雨傘思考之二: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一)(二)(三)(四)(完)

3. 後雨傘思考之三:你們要作我的子民

4. 後雨傘思考之四:月朔幾時過去?

5. 後雨傘思考之五: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

6. 後雨傘思考之六:你們如果不悔改,都要同樣滅亡(一)(二)(三)(四)(完)

7. 後雨傘思考之七: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上)、(下)


  1.  改自約拿書四章十一節 
後雨傘思考之六:你們如果不悔改,都要同樣滅亡(一)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