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9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關於代表基督教會的基督教協進會(協進會)是否應該在即將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委會)放棄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條例》)提名十名選委(簡稱「棄席」),教會內外一直爭論不休。其中一個反對棄席的理由指棄席只是一種純粹消極的潔身自愛,但正如一些文章已經指出,棄席其實有可能觸發一場憲政危機,若然,則棄席不但不是消極的潔身自愛,反而是積極的抗爭。

趁著協進會下星期日舉行諮詢會,容我就這個問題談一點淺見。

沒有妥善組成的選委會根本無權選出行政長官

首先我們要明白整個憲制的設計。根據《條例》,行政長官「須由」選委會選出(第7條),而選委會則「須按」附表組成(第8條),也就是說必須「由1200名須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委員組成」(附表第2(1)條),而所謂的四大界別也必須各有300名委員(附表第2(3)條)。

在這個方面,有兩點可以留意。首先,因為《條例》對選委會人數的清楚規定,一個在組成時(註一)沒有1200名委員或四大界別沒有300名委員,根本不曾被妥善地被組成 (properly /sufficiently constituted)。

其次,由於行政長官是由選委會選出,而非個別的委員,所以嚴格來說,只要選委會無法妥善組成,就算已經循各渠道產生1199名委員,他們也無權選出行政長官。

十席看似無關痛癢,但若選委會可以在某些選委會界別沒有委員代表時仍舉行選舉並選出行政長官,那豈不是說政府可以索性不就某些一向反政府的界別(例如法律界)舉行選舉,令某些界別出缺,以求令反對派不能當選甚或「入閘」?

何況,《條例》的宗旨就是希望選委會能具廣泛代表性(這個宗旨在現實當然未曾達到),而這廣泛代表性就是透過不同界別的參與。容許某些界別完全不被代表而仍能舉行選舉,根本違反《條例》的整個宗旨。

若上述的分析成立,則棄席會令選委會無法妥善組成,並無法選出下一屆行政長官,從而觸發一場憲政危機。而就算政府強行使用一個沒有妥善組成的選委會選舉行政長官,這個選舉也可能因為「具關鍵性的欠妥之處」(第32條)而被選舉呈請挑戰。

這是一場只有我們能做的抗爭

有能力觸發這場憲政危機的,其實只有六個宗教界的「指定團體」(協進會是其中之一)。因為除了當然委員(如立法會議員)和宗教界以外,其他的界別的委員均是由界別選舉產生,而基於政府必然會舉行選舉,就算這些界別的任何人杯葛這些界別選舉,親政府者也必然可以找到足夠的人去參與這些選舉並當選。只因宗教界沒有選舉,而提名的主動權全在這些指定團體身上,宗教界才有缺席的可能。

更有趣的是,雖然《條例》容許每個「指定團體」提名人士進入選委會,但卻並沒有加諸任何責任。所以嚴格來說,協進會雖然可以,但的確不必提名任何人作為選委。

棄席帶來的憲政危機不能透過刊憲解決

由於宗教界的六十席其實是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在六大宗教中隨意分配(附表第6(2)條),戴耀廷教授曾指出如果協進會在刊憲前決定棄席,政府可將該十席分給其餘五個團體,而即使協進會在刊憲後決定,政府仍然可以這樣做,雖然時間將非常緊逼。換言之,棄席也不一定能帶來憲政危機。

但這其實是不可能的。因為字面上《條例》雖然賦予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分配」議席的權力,但沒有給予他們「不分配」的權力。換言之,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分配任何數目的議席給協進會(起碼一席),但卻不能完全不分配議席給他們。在這個情況下,協進會棄一席還是棄十席,結果也是一樣,就是選委會無法妥善地組成。

除了字面上的考慮,我們也必須考慮,如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選擇完全不分配議席予任何的宗教團體,那就等於擅自修改附表第6(1)條中「宗教界界別分組由以下團體⋯組成」(包括協進會)和附表第7(1)條「每個指定團體可為選舉委員會的新一屆任期提名」的規定。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本身並無單獨修改附表任何條文的權力,附表只能在獲得立法會同意後,方可以修改(第47條)。

結語:棄席不但不是消極的潔身自愛,反而是積極的抗爭

當然,以上的討論建基於兩個前提:一,現行生效的《條例》,二,「無法妥善組成選委會」的確無法行使任何法定權力。政府可以透過修改法例改變前者,後者由於還未有案例,則還要視乎法庭如何詮釋《條例》。但即使政府能在下年立法會會期的首五個月內完成修改《條例》,或在之後的呈請或覆核的訴訟中勝出,棄席已經引起一場不小的憲政危機,震動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也幾乎必然會有中外媒體報道,行政長官選舉的正當性也必然會再受多方面的質疑。

在這個角度下,我們是否還能指責棄席只是消極的潔身自愛呢?這樣的一石擊起千重浪,豈不是最積極的抗爭嗎?

就像當天以斯帖皇后被置於時代漩渦的中心,今天教會也被時代放在一個必須回應的位置上。教會是否選擇回應時代的呼喚,正是今天我們必須回答的問題。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註一:相對於在組成後有委員辭職或不再成為委員

相關文章:

《勸基督教協進會蘇牧師,兼論選委棄席問題》

《在離場與離去之間:談教會棄席問題》

基督教選委棄席會觸發一場憲政危機嗎?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One thought on “基督教選委棄席會觸發一場憲政危機嗎?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