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3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第一次在這個博客分享。讓我先跟各位讀者打個招呼。

信仰從來就是有血有肉的,易於意會,但難於言傳。用文字去表達信仰,無疑有點自討苦吃的味道。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至信仰生活那無可避免的模糊和悸動,都非三言兩語能說完的。

藉著文字,我盼望可以重新反思我自己的信仰,並和主內的弟兄姊妹在信仰上對話。儘管我們在終末來臨前永遠不可能完全的用文字完全的言說豐富奧秘的三一上帝,我仍願意不斷嘗試,失敗,再嘗試。因為我知道,在這個過程中,我可以對上帝難測的大愛和榮耀有更深的體會,並在和祂的交往之中,邁向成熟,豐富加深我自己的人性。

關於我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我也期待和每一個你的對話。


《離開教會的一些「因與果」(上)》 

最近讀了兩篇刊於《時代週刊》的文章:《離開信仰的一些先兆》(下稱《先兆》)和《離開教會的一些前因》(下稱《前因》),嘗試分析今天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信徒離開教會/信仰的先兆或前因,令我也想拋磚引玉,就這個問題提供一些淺見,並從而再次反思我自己耳聞目見的華人教會的佈道和牧養工作。

由於討論的幅度甚廣,所以我將之分成三篇:本文會分析《先兆》和《前因》兩文的一些神學概念問題和基本邏輯謬誤。第二篇《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則會對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作出反思,其中一個問的問題就是這些離開的信徒最初是怎樣進教會的。最後一篇《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則對華人教會的牧養工作的反思,主要的討論就是信徒面對的是怎樣的教會。

在我們進入正式的討論前,容我先澄清一點:我是一個曾在不同宗派的福音派華人教會(例如宣道會、浸信會、播道會)聚會已逾二十年的平信徒,至今仍在其中一間恆常聚會及有帶領性事奉。我曾上的教會中,有數十人的「樓上教會」,亦有無人不知的巨型教會 (mega church),當然我亦有在不同教會聚會的弟兄姊妹朋友,本文的很多舉例和觀察皆是我的親身觀察或朋輩間討論所得。

但本文的目的在於為華人教會整體提供反思和觀察,並非針對某一教會、某一宗派或某一或某些教牧和信徒領袖,只是希望教會能在反思中進步,更好的肩負隨著神揀選的恩典而來的責任。

現在讓我們先處理《先兆》和《前因》兩文的一些神學和基本邏輯問題。

離開信仰 vs 離開教會?

在第一次閱讀《先兆》一文時,我看到第四個離開信仰先兆為「當時沒有參加教會聚會」。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不是循環論證嗎?但當我再看一次《先兆》,並《前因》時,我發覺兩文原來將「離開信仰」和「離開教會」當作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將後者當成前者的「先兆」,繼而再分析後者的「前因」。

那麼,這就不是一個邏輯問題,而是一個神學問題了。

「離開信仰」是否可以和「離開教會」分開討論呢?我想若我們將這個問題問新約的眾使徒,特別是約翰和保羅,他們一定會問「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因為對他們來說,信仰不能脫離教會。例如約翰說「如果有人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他就是說謊者。人不愛看得見的弟兄,就不能愛那看不見的神。」(約壹四19),愛神信神但沒有弟兄(姊妹)?約翰會說不知你在說什麼。至於保羅也強調眾肢體同榮共辱的關係(參林前 12-14 和西 3)和教會就是神的家(提前和提後)。

這個錯謬源自福音派華人教會根深蒂固的信仰個人化的問題:耶穌是我「個人」的救主,決志也是我變成「新造的人」,至於主要的信仰活動也是我自己每天的「靈修」:弟兄姊妹和教會從來都不是信仰必須有的,他們只是可有可無的伴碟、陪襯品。

不能將這篇已經很長的文章變成相關問題的釋經,但我必須指出,這和聖經的信仰教會觀極不符合,因為正如約翰一書清楚指出,我們的信仰的確據,也就是神愛我們的證據,也就是說我們被神收養 (adopted)、而屬於神的家的證據,就是我們和弟兄姊妹的彼此相愛,信仰必須在教會發生並成長,兩者不能分開討論。

篇幅所限,我們必須繼續處理《先兆》和《前因》兩文的基本邏輯謬誤。

作者 Facebook 專頁

(下集按此)

圖:PFC Men’s Breakfast (Adapted)

(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離開教會系列:

1. 離開「教會」的「因與果」(上)

2. 離開「教會」的「因與果」(下)

3. 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反思(上)

4. 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反思(中)

5. 有的落在泥土不多的石地上:福音派華人教會的佈道工作反思(下)

6.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福音派華人教會牧養的反思(上)

7.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福音派華人教會牧養的反思(中)

8.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福音派華人教會牧養的反思(下)

離開「教會」的一些「因與果」(上)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