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6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接上文)

賈:你們這些批評,明顯由於你們以為講道是傳道者用講道去服事聽道者,而不明白聽道是一種集體的事奉,是聽道者以敬聽主言,聯同傳道者奉基督的名所作的宣講,一起去事奉上帝的道。你們將講道視為傳道人表演精湛聖經知識、屬靈修養、甚至風趣幽默的環節,實在大錯特錯。

Peter:我不知你如何可以將「信徒對講道質素的追求」偷換概念為「將講道視為傳道人表演」。事實上,倘若我們追求表演,大概不會選擇「沉悶的」釋經講道。今天不少講壇失落,正由於太有娛樂性,太像個人表演:事實上,看著賈牧師你怎樣在講壇上攻擊異己和講爛笑話,有時比大台電視劇還好看,怎會沒有娛樂性呢?

Paul:我同意,而且我想問,倘若傳道人不傳道,就算聽道者如何敬聽主言,又如何能「聯同傳道者奉基督的名所作的宣講,一起去事奉上帝的道」呢?沒有傳道的傳道者,還算是傳道者嗎?

賈:或許你們不曾牧養教會,但作為一個「稍有經驗的傳道者」,我知道,對上帝的道最大的阻礙往往源自會眾的抵抗情緒,不斷為自己製造偶像,沒有一群恆常崇拜、敬聽主言,並且將上帝的道活現出來的基督門徒,上帝就被「剝奪」了屬祂的子民。事實上,聽道者在宣講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傳道者還要關鍵;崇拜是否「有道可聽」是聽道者自己的責任,多於傳道者,因為傳道者根本從來無法控制聽道者聽到甚麼、或到底是否在聽。

Mary:賈牧似乎又在東拉西扯本末倒置。信徒有沒有製造偶像,有沒有敬聽主言和聽道行道,固然十分重要,但這和傳道者有否盡忠職守宣講主道有何關係呢?難道講壇失落,單靠一群時刻儆醒的信徒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保羅也說:「沒有傳揚的,怎能聽見呢」,但賈牧卻覺得我們只要端坐禮堂,信徒就能聽到沒有被傳講的道。這樣高深的靈性,真的連上過三重天的保羅也不能冀及。

其實,若你的說法成立,我們還需要牧者幹什麼?我們還要講道幹什麼?一群信徒坐在禮堂中儆醒禱告就可以了。說了半天,仍然是這種「就算牧師講廢話,但上帝的道仍會自行從牆壁和長椅中爆出來」的邏輯。可否有些新意?

賈:其實我不明白你們投訴什麼。就算我的講道離題萬丈、東拉西扯、沉悶難忍,難道你們就不能學習與其他主內一同承受沉悶,甚至繼續享受一起為了尋求主道而「浪費」時間?能夠承受沉悶,就是基督徒在世生活,抵抗誘惑、試探、迷失,亟珍貴的德性之一。試問,基督徒連分擔沉悶也做不到的話,也不可能奢望我們能夠分擔彼此的苦難了。

Peter:照賈牧你這邏輯,那麼我們大概要多拿一些誘惑、試探、迷失進崇拜了?那麼我們要不要在崇拜播些粗口歌,放些色情影片,甚至找兩個和尚來講解佛經,讓信徒能「享受浪費時間」和「抵抗誘惑、試探、迷失」呢?這是否你將世俗的批鬥和黃色笑話帶上講壇的「深意」呢?

這樣無所不用其極的顛倒是非黑白,以求維護自己,你不差愧嗎?而且你明白什麼叫「安息日」嗎?

賈:我是向你們講解你們不明白的高深神學,我不明白有什麼需要差愧之處。事實上,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消極消費者,才不明白箇中道理。你們經常以為,一篇好的講道,就是一篇能讓你們帶走一些容易消化和即時應用的「信息」的講道。但事實上,聽道就是要同講壇上或莫名其妙、或不知所云、或笨拙粗疏的人的說話摔交,直至從中聆聽到上帝的話語為止。聽道者必須學習的,是上帝的話語其實是摻雜在講員的聲音和其它「噪音」之中,因此必須會眾主動去辨識。

Paul:這種「只要你們夠專心聽,就能從垃圾中聽到珍珠」,或「只要將垃圾聽一百篇,就可以將之聽成珍珠」的荒謬說法,真是連三歲小兒都不會信,但偏偏自稱擁有高深神學者能面不改容地說出來。

Mary:事實上賈牧仍然在偷換概念。信徒渴慕真道,為何就等於「期望帶走一些容易消化和即時應用的『信息』」呢?事實上,所有概歎講壇失落者,均是希望能在講道中遇見和碰到不能被簡單還原,能在我們心中激盪,甚至挑戰一些我們根深蒂固的謬誤,令我們能重新俯伏在三一上帝面前的真道。相反,今天不少教牧正是將上帝博大精深的道化約為「一些容易消化和即時應用的『信息』」,拒絕在釋經中和上帝的道角力,才令講壇失落。

賈:其實有時我覺得你們表示希望「有道可聽」,恐怕只是口是心非,因為真理不但會叫我們得釋放,也會令我們覺得被侵犯傷害。忠於所信的講道,既不會「成功」、也很難有人讚「好」,因為講真話會冒犯聽眾,人是敵擋真理的。耶穌就是最好的例子。

Peter:想不到在一輪偷換概念的詭辯後,終於來到論斷平信徒的誣衊。請問賈牧有何證據,指希望「有道可聽」者,都是口是心非呢?

Paul:事實上,疏於職守的傳道人自比耶穌,未免自視過高和厚顏無恥了。今天你所講的道倘真能「激發起(聽眾)最深層的成見、仇恨、暴力」,那倒好了,但實情恐怕是說了一輪廢話,令人聽了好像沒聽。什麼令人聽得受侵犯傷害,是在平行時空中幻想出來的嗎?

賈:其實你們一直不明白,傳道者就像撒種的比喻中的農夫一樣,他只管撒種,即使有多少落在荊棘、硬土,最後豐盛收割的仍是上帝自己。改變會眾,根本從來不是傳道者的本份!在轉化教會這件事上,傳道者是無能為力、沒有貢獻的;當宣講發生作用,那是因為上帝向會眾說話,而並非因為傳道者說對了話、或者做對了甚麼。

Mary:倘若傳道者撒的是好種,到底種子是落在荊棘、硬土還是被飛鳥叼掉,的確不是傳道者的責任。但倘若這些所謂的傳道者只懂撒稗子和糠秕,就算給你遇到好土又怎樣呢?還不是只能種出稗子甚至一無所穫?至於那個透過驢子說話的故事,完全是脫離文本的斷章取義。

再者,正如我上次說過,倘若上帝曾藉驢子說話就代表我們可以輕忽講壇,那麼大概無論教會是否聘請牧師,牧師是否在台上講道,上帝的道也能照樣能藉祂的大能傳達:反正一切只是上帝的工作,講者,甚至聽者,甚至崇拜本身,可能也是可有可無的。這種邏輯,反映的不但是思考短路,甚至是對上帝如何在世界工作 (the economy of God) 缺乏認識的膚淺和無知。既是如此,就請不要賣弄什麼高深神學了吧。

賈道學牧師和 Peter Paul and Mary 的對話還未完結,但礙於篇幅,容我下回分解。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中)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