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66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最近死因裁判庭就2013年小五女生羅芍淇校園墮樓案進行聆訊,若有留意此新聞,大概都會感到憤慨無比。事情經過大概是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學生羅芍淇在學校內五樓墮下,學校「按程序」電召聖約翰救傷隊的救護車到場,有指因此延誤將女童送院,她最終亦宣告不治。新聞報導主要圍繞沒有直接叫救護車,卻電召聖約翰救傷隊到場,以及女童生前疑曾遭欺凌,學校卻沒有好好處理,或是導致羅芍淇輕生的原因。

對於求助過程的一些指控,所謂旁觀者清,事後去指責當時的做法不妥當是容易的;但在面對如此突如其來的處境,不懂得思考和反應,只是被動地按本子辦事,不懂得變通,即或有於理不合之處,但也許亦屬人之常情。當然,我也會想,若我是在場的其中一個,發生如此重大事故,等了這麼久都沒有救護車到場,是否也會催促一下或用手機致電999求助?但我既不在現場,這一切也只是猜想,慘劇既已發生,若因處理不當而對涉事的人苛責,既於事無補,也不是太公平。至於欺凌問題,坦白說,現在的老師公務纏身,而且在大班教學的情況下,往往容易忽略了孩子的社交和情緒問題;而即使留意到,有時也不懂得好好處理。

我不是想為校方開脫,但想指出,慘劇的發生或許不是任何人蓄意造成,卻牽涉到不同人的無知、疏忽和誤判。但事後校方以及一眾老師們的反應才是讓人心寒的地方。翻看昔日的報導,已讓人感到校方極力迴避就此事向公眾交代。到了今日,在死因聆訊中,無論是從不同的報章的報導,或是一位法庭記者在Facebook上分享她的感受,都讓人認為老師們對當日的描寫不盡不實,目的只是想將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難堪的是,除了有救護員和急症室醫生的證供指出老師們形容羅芍淇如像「瞓咗」、沒有流血或明顯骨折的情況,當日在場的風紀隊長也指出,女生墮樓時的確傳出巨響,她的面上也有明顯血跡。報導沒有提及這位風紀隊長的年齡,但估計他今日大抵只是一個初中生,要在死因庭上憶述當日的情況,還要見證著自己母校的老師們如何厚顏地將責任推來推去,想必也不好受!

在事件中我們沒有機會了解到的,還有其他學生的感受。事實上,當日也有報導指出有些學童有不同的情緒反應。可是,當這些老師們的心思只著眼於自己會否惹到麻煩,縱然教育局有心理和情緒支緩的指引和服務,我仍難相信學生們在這個校園氛圍下可以好好處理他們的感受。而要小學生們去消化這些成人的醜陋,接受這些平日道貌岸然的師長們原來在如斯慘劇面前只是關心自己和推卸責任,對於年紀輕輕,是非觀念還未發展成熟的孩子們,猶如不可能的任務,叫人想起都難過。

更令我憤慨的是涉事的基真小學是一家教會學校。我可以猜想這些老師們都聲稱自己是基督徒,而校內的聖經課、早會大概都有聖經教導的成分。若是因為無知、疏忽和誤判,有這麼多的時間反省,至少可以在庭上說出真相,表達自己的歉意,讓死者的家人可以得到一個交代,在學生和公眾面前作出有瑕疵卻誠實的見證。或許礙於恐懼,她們卻選擇以沒有人能接受的謊言去推諉自己的過失,她們的良知和羞恥之心到底往哪去了?相信有神的人的生命真的可以不堪至此?

執筆至此,我只能警剔自己—這些老師們在平日也許都是「正常人一個」,今日她們的醜態固然難看,但要保守自己的心,不至於在他朝面對一些危機時表現得同樣醜惡,真的不能只靠自己;惟有常向上望,歇力活得像基督,才能期望在關鍵時刻,自己可以表現得像一個人。

死因庭上的醜態

Terrie's a Lamb


自比小羊,但縱只是人微言輕的小信徒,也願能好好反思信仰與我生活的關係,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感念,歇力做隻只是跟隨耶穌,深切地「嘗言道」的小羊。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