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21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那是一個星期日的黃昏,我一個人跑步去了。不施脂粉,穿著平實的黑T恤,黑色的七分長運動褲,從家中出發,經過小街,往鰂魚涌跑去。在擁擠的英皇道上,我不得不慢下來,在人群中緩跑著。突然聽到一句帶有性騷擾的意味的話,驚愕之餘,我轉過頭來,只見那個男子若無其事地望著我,好一個無賴!我雙腳沒有停下,回過神來已經離那人有些距離了。此時一腔怒火才開始燃起,心中出現的第一句是「有冇搞錯!我著成咁都性騷擾我?」隨即,我便感到慚愧不已—若我穿著sports bra或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在街上跑,就活該被性騷擾嗎?

Victim Blaming 每天都在上演

這種把遭受到性暴力的責任歸咎於受害人身上的心態,大概真的根深柢固地植根在我們的文化中。過去我曾參與一些義工和服侍,對於性暴力的議題算是有所接觸、反思,但即時的感受還是真實地反映,我或多或少還是將一個女人的衣著打扮、言行舉止與她們所遭受到的暴力掛鉤。

那麼,你呢?

或許對於印度德里的巴士輪姦案中的疑犯那一番「受害者乖乖接受強姦就不會死」的論調我們都感到很反感,但我們是否就免疫於blame the victim的心態?我們的報章報導風化案時都會對受害女性的年齡、外貌和衣著進行仔細的描述;我們會不自覺怪責某些女生穿得不夠檢點咎由自取;我們甚至有意無意間會為施暴的人開脫,例如:「可能那女的做了甚麼讓人誤會?」、「沒有意思就不應該跟對方單獨上街」、「是否太過敏感了?」、「可憐那男的,不過只是一時衝動嘛」等,又例如「都係她太美麗/吸引/性感才有人非禮/強姦」,又或是「佢咁樣都搞得落?」…這些言論不也是很流行嗎?更遑論早前有星級名牧捲入性醜聞,他的一眾支持者把所有指控視作「撒旦的攻擊」,「別有用心的陰謀」等,以此為涉嫌施暴者辯護!這些有意無意怪罪或抹黑受害者的論調,你不覺得熟悉嗎?我們和印度,真的相差這麼遠嗎?

被侵犯了,如何發聲?

猶記得很久以前,無意中看到一位弟兄在一個Facebook留言中寫道,一個女生只要高呼非禮,周圍的人都會選擇相信她(大意如此)。這不過是一句言者無心的說話,但我今天仍有疑問:真的嗎?在這個人來人往的城市,我也有過好幾次如上文提及相類的被性騷擾的經驗,可是我從未高呼求救或直斥對方。我相信我並不是一個特別怯懦的女子,但要在大庭廣眾指證另一名男子性騷擾甚或侵犯自己,實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對方可能會對你大加羞辱,旁人的冷眼旁觀或質疑,以及可能招致的麻煩及危險,都讓我--以及很多很多別的女士-—在遭受到性暴力時選擇了噤聲和息事寧人。

他們的痛,你懂嗎?

當然,被性暴力傷害的不一定是女生;若受害者是一名男性,往往更難啟齒。無論如何,在某種意義上,任何形式的性暴力都是一個人用強權傷害了另一個人。而從某種意義上,作為一個「人」,我感到一部份的我與那些被粗暴地傷害的萬千的男女都相連著。我們期望被視作一個「人」,卻被物化成一個洩慾對象;我們期望可以為自己的身體作主,卻被粗野惡意地評論、觸摸、侵犯、傷害。這些期望不合理嗎?然後,在這些期望落空以後,還要承受以上提到那些等同「你這是自招」的非議。或許我們都言者無心,甚或出於好意的關心,旨在提醒受害人下次要更小心保護自己,但這類說話卻有如利刃,在淌血的傷口上再多插上幾刀。受傷的心,破碎的生命,即使慢慢走出了那些創傷,心底都知道,有一部份的自己已經全然改變了,找不回了。

至於那侵害人的,他們的生命同樣是破碎的吧。世上本來可以有很多美好的相遇,在這匆匆而過的旅途上,彼此溫暖、安慰,但因為一時的私慾,放肆地為另一個人帶來這難以磨滅的傷害。我不想在無意中跌入victim blaming的陷阱,但也不想將侵犯者徹底地妖魔化。正因為人人都軟弱,我們才需要救恩。但這救恩也不應該是讓我們輕忽性罪行所帶來的傷害的藉口。

你願意回應嗎?

我更相信,為了愛的緣故,無論是男是女,都該對這個議題有更深入的認識,好讓我們身邊的人甚至自己遇上這些事時可以有更適切的回應。事實上,從我的自身經驗出發,性騷擾、甚至性侵犯等問題,比我們所知的更普遍。而你,是否已預備好自己,拒絕在有意無意間成為施暴者的共犯?願我們都可以更主動地去聆聽更多受害者的故事,嘗試代入他們所受的傷痛,為了讓我們的教會和這個社區成為一個更安全和平的地方去出一分力發聲。

跑步,都可以被性騷擾…

Terrie's a Lamb


自比小羊,但縱只是人微言輕的小信徒,也願能好好反思信仰與我生活的關係,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感念,歇力做隻只是跟隨耶穌,深切地「嘗言道」的小羊。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