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降生,並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唱唱聖誕歌而已

聖誕節紀念耶穌基督的降生,而耶穌基督降生,本來是改變歷史以至宇宙間權力平衡的重大終末事件,其震撼搖動了當時的地方政府(大希律),挑戰當時權傾天下的羅馬帝國,甚至令撒旦被逐離天上。

但這樣一件大事,今天卻淪為只讓我們可以唱唱聖誕歌的藉口,在一片歌聲中,我們放心地認為我們已經宣揚了我們的福音,我們也心安理得地忽略我們身邊的哀號悲鳴和不公義,也對共產政權的鐵蹄蹂躪視若無睹。我們完全不理解我們的福音如何也可以震撼搖動今天的社會和政權。

對這些只著重將福音內化和心靈化的弟兄姊妹,對這些重視教會內歌舞昇平多於一切的教牧長執,我只想說:耶穌捨棄一切降生在馬槽,並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唱聖誕歌的。

Read more

牧者應該談政治嗎?

牧者不是躲於深山潛心修練的沙漠教父,沙漠教父可以不問世事,但牧者的責任是牧養群羊,而牧養,就不能脫離處境在真空的環境中進行。當社會被政治的紛亂撕裂,牧者避談政治,就等於放棄牧養群羊,將責任交予世上其他和我們福音不相吻合的紛陳聲音。

誠然,今天不少牧者的政治甚至神學水平都只能用「不忍卒睹」來形容,不少不但不懂裝懂,甚至公然為邪惡政權背書。但倘若「談政治」是牧者牧養的一部分,「水平不足」就不能是牧者規避責任的藉口。相反,神學院以至教會或牧者本身更要在這環節回應時代,加強牧者在這方面的神學訓練,而不是只顧著為教會訓練不懂反思,只懂不斷重複無可重複陳腐「信仰八股」的「工人」,或一味在時間十分緊張的神學院課程中推學生去參與實質只是教會廉價勞工的「實習」。

Read more

稅單.青年.天國

稅單是甚麼呢?稅單是一種責任,但也不是一般的責任:稅單預設了一個政權的存在,代表著政權要求公民負起他對身處的社會的責任;因為某些公民納稅,社會才可以有共享的公營服務,社會上其他沒有能力負擔醫療、教育,甚至三餐的人,才可以得到最基本的照顧。社會上的每一個人就是這樣互相扶助,又按著自己的獨特性負起不同的責任。

但我們不只是地上的公民,我們也是天國的公民。作為天國公民中年輕一群的我們,若天國要給我們寄一張稅單,內容會是怎樣的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