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對腳說,你不是手,所以我不和你團契

同質 (homogenous) 的群體,的確較容易被牧養。因為他們只有一堆同質的分享、興趣和要求,牧者不必害怕「廢青」和上一代的「離地中產」價值觀衝突,也不必害怕已婚者的「家庭溫暖」刺痛未婚的「毒男」和「中女」的神經,亦無須擔心精力過剩的孩子奔跑時碰到行動不便的傷健人士,更不必害怕不知如何平衡年輕人的「活力」和長者的「穩重」。

但這樣割裂成一個個小圈子的教會還是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合一教會嗎?從什麼時候,牧養的方便可以凌駕教會作為合一的群體的基本身份呢?

Read more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福音派華人教會牧養的反思(上)

要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問的是:弟兄姊妹相交/建立關係的基礎是什麼呢?「團契」一字的希臘文 koinonia (κοινωνία) 是「同路」或「共同」的意思。所以「團契」並不只是建立或維持關係,而是在「同路/共同」上建立和維持關係。那麼作為重生的基督徒,我們有什麼共通之處呢?豈不就是我們同為耶穌基督救贖,仍在罪和苦難中掙扎,並作十字架福音的見證嗎?

若只是單純的建立關係,這只是空洞無力的聯誼,而不是真正的團契 (koinonia (κοινωνία))。

Read more

人到青年談信仰

還記得開始寫blog的時候……啊,當時仍未有「blog」這個字出現,是Internet開始出現各種類分享網站起步之時,筆者在讀大學。自學架設網站、寫網上日記,瀏覽別人所寫的也成為筆者課餘的指定動作。大概當時和現在的青年人,也有一種想被人認識、理解的渴求,在字裡行間吐露和盼望著一份若隱若現的共鳴。 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也是筆者開始認識和委身信仰的日子。在埋首追求成為物理學家這個夢想之時,沒有想過要透過文字分享信仰,但信仰卻要進駐生活裡的各個層面,道也自然出現在口中和手中。談道不單是在團契裡的分享,也不只是在佈道、護教時需要的技巧,更是一種自我認識、自我補完的必經階段,通往靈性成長的關鍵渠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