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思考之六:你們如果不悔改,都要同樣滅亡(三)

我並不是說,當上帝能夠在一堆罪人中找到一個義人,整堆罪人就立即得救/變得公義。整個救贖計劃有一定的終末性向度 (eschatological dimensions) 在內:上帝的公義最後是要將萬國變得公義(也就是當上帝的國來臨的時候),但這必須由揀選一個民族,後來一個國家,進而一個跨民族跨國家的群體(ie 教會)慢慢達成的,揀選了亞伯拉罕那一刻,萬國還未得救;正如即使找到十個義人,所多瑪蛾摩拉也不會立即變得公義。但似乎起碼若上帝的計劃仍在實行,審判就不會立刻降臨。

Read more

《五年來從來沒有人觸摸過我,直至今天》:譯者感言

這就是耶穌基督的愛:由他卑微的出生,在人群中成長,面對門徒、群眾和法利賽人時的失望和氣餒,但仍一而再再而三伸出雙手,直到最後死在十字架上,這就是上帝的愛:刻意拉近彼此的距離,不介意受損害。

今天,我們這些聲稱跟從這個觸摸人的耶穌的人,學了這個師父多少的功夫呢?令人失望的是,今天在教會最常聽到的,或許不是伸手去摸和我們不同的人,而是不斷拉開和我們不同的人的距離:同性戀者、性工作者、不務正業的人、其他未達我們道德標準的人…….

我們關心我們自己的「分別為聖」過於將人帶到聖潔的上帝的面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