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告訴我,甚麼時候禱告服侍竟成了補習服務

將兩種截然相反的做法混淆然後相提並論,然後竭力掩飾整個「服侍」過程中一項至為重要的元素(禱告),這算是誠實的回應嗎?若這樣的語言偽術也可以被接受,為什麼使團不將「禱告服侍」定義為「補習」,說受助者也是將他們人生的「考試(驗)」和「功課」拿來尋求協助,然後他們的「補習老師」就透過禱告給予解答呢?這樣說不定還可以用補習天皇的天價標準收取昂貴的「行政費」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