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雨傘思考之四:月朔幾時過去?:反思中環價值

經濟發展是一種怎樣的價值呢?用今天的話說,那就是一種「中環價值」。

連月朔和安息日也令人不耐煩,因為這阻著他們「做生意」。但月朔和安息日是什麼日子呢?那是敬拜上帝的時候。但敬拜上帝竟然不及賺錢重要。

在他們發展經濟時,窮乏人飽受欺壓。先知譴責的就是這種價值:這個世界有些事情比經濟重要,那就是公義;這個世界以外有一位比經濟重要,那就是上帝。

Read more

後雨傘思考之二: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四)

因為天國只能因上帝的大能而降臨 (The Kingdom of God remains one which is possible only through the power of God),而上帝的工作有其命定的時間。天國永遠不能靠人手將之建立:這不是一種現實的分析(即不是分析了現世所有的制度而達致的結論),而是一種認信 (credal confession):因為若天國能透過人力達致,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有一個沒有上帝的天國,這是任何正統基督教神學不能接受的。

正如嘗試建立共產社會的慘痛經歷告訴我們,在我們嘗試靠自己實現烏托邦(宗教色彩的叫法即是「天國」)時,我們竟帶來慘不忍睹的人間地獄,其遺禍至今仍在,足為所有烏托邦主義者之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