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從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重尋神學的初衷?

這是我們拒絕唯唯諾諾的惟一原因。我們不是負面的將所有我們無法處理的理論以「世俗」或「外來」之名踢走,相反,我們是正面的保護神學不致淪為不能承載福音的空洞理論。我們願意聆聽所有未必和我們有同一出發點的聲音,但我們不敢或忘要承載福音:因為哪一天當神學不能承載福音,哪一天神學就不再是神學了。

華山劍法可能會因為獨孤九劍沒有劍招,無法根據華山劍法的框架將之分析而不耐煩,甚至會認為獨孤九劍不是值得尊重的劍法。但獨孤九劍仍然是獨孤九劍,華山劍法的不耐煩不會改變這一點 – 只有獨孤九劍放棄初衷,才會令自己失落所向披靡的威力。

Read more

左冷禪、「內八路,外九路」的嵩山劍法和殘缺信仰

如此編修過的「內八路,外九路」嵩山劍法看起來內外兼,看起來的確一點也不殘缺。但這樣的劍法便是原來博大精深的嵩山劍法嗎?左冷禪或許也有一刻覺得是,但當岳靈珊站在他面前時,他就知道不是了:在嵩山封禪台上,岳靈珊將岳不群機緣下學到的那些失傳的嵩山絕招展示給左冷禪看,這位精通「內八路,外九路」的十七路嵩山劍法的左冷禪立時「手心發熱,又是驚奇,又是喜歡,便如陡然見到從天上掉下來一件寶貝一般」,因為「岳靈珊這一招中蘊藏了嵩山劍法中數大名招的長處,似乎尚能補足各招中所含破綻」。岳靈珊展示的嵩山山劍法,顯然遠比左冷禪整理過的「內八路,外九路」嵩山劍法博大精深。

Read more

後雨傘思考之七: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上)

透過逃避每個個體彼此的不同,形成大家都相同的假象,其實只是令合一變成負面的「沒有紛爭」,而不是正面的「合而為一」:我們不是學習如何在我們的不同中合一,而是如何可以迴避敏感的話題,如何可以將彼此之間的「不同」掃進地氈下面。最後我們永遠只能談一些怎樣都不會引起紛爭的風花雪月。於是我們看似沒有紛爭,但我們其實只是「河蟹」掉我們的不同。我們並沒有真正的合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