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樓守望 – 為香港守望禱告 (23/8/2017)

上訴庭分別就律政司提出「反新界東北」及「926重奪公民廣場」案件的刑期作出覆核,改判「反新界東北」案13被告8至13個月監禁及「926重奪公民廣場」案的黃之峰、羅冠聰及周永康6至8個月監禁。法政匯思不認為以檢控或威權能夠處理政治問題。重刑不但無助解決根本的政治問題,更突顯香港因政府未能以民主方式產生所衍生的社會問題。誠如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於2016年時所言:「即使沒有民主,仍可保持司法獨立,但不代表可以「有效地」維持港人現有生活方法。」因此,法庭絕非解決政治問題的合適地方。望當權者能認清問題的根源,儘快落實《基本法》賦予港人的真普選,以政治智慧解決政治及社會問題,毋需法院介入,使香港賴以成功的司法獨立及法院中立性得以維持。 【公民廣場案】路透社引政府消息:袁國強推翻檢控人員建議 堅持上訴 就「反新界東北」及「926重奪公民廣場」刑期覆核裁決聲明 主啊,我們的制度腐朽敗壞到什麼程度,才會使得這些年青人不惜犧牲他們最寶貴的青春和自由,以期喚醒當權者的良知和沉默大多數的冷漠,從而祈求我們的家園能夠變好變公平一點?!他們的牢,是為我們而坐。求主看顧為義被判囚的十六位青年和他們的家人,能勇敢面對前面艱難的日子,又求主幫助香港社會從根源解決社會問題。

Read more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下)

這種態度其實在教會隨處可見:正如兩年多前關於「離開教會」的爭議,教會建制甚至嘗試援引社會學研究去說明,「千錯萬錯,全都是平信徒的錯」。

一切都是平信徒的問題,而教牧則仿似聖人先知,是永遠「偉大光明正確」的。所以教會無道,是因為信徒不懂聽道,沒有聽道行道,或只是像消費者/食客一般批評。而他們離開教會,則是因為他們世務纏身、不重視傳統價值、重視權力名利和性格有某些問題所致。

但為何教牧卻從來不懂得反躬自身呢?教會無道,未能承載福音的情況每況愈下,教牧這種缺乏自省能力的態度或許正是主因之一。

Read more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中)

賈牧似乎又在東拉西扯本末倒置。信徒有沒有製造偶像,有沒有敬聽主言和聽道行道,固然十分重要,但這和傳道者有否盡忠職守宣講主道有何關係呢?難道講壇失落,單靠一群時刻儆醒的信徒就可以化腐朽為神奇?保羅也說:「沒有傳揚的,怎能聽見呢」,但賈牧卻覺得我們只要端坐禮堂,信徒就能聽到沒有被傳講的道。這樣高深的靈性,真的連上過三重天的保羅也不能冀及。

其實,若你的說法成立,我們還需要牧者幹什麼?我們還要講道幹什麼?一群信徒坐在禮堂中儆醒禱告就可以了。說了半天,仍然是這種「就算牧師講廢話,但上帝的道仍會自行從牆壁和長椅中爆出來」的邏輯。可否有些新意?

Read more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上)

這種將上帝大能置於人間所發生的一切的對立面的邏輯,大概必須令我們結論,就算我們閉口不言,上帝的話語也能令石頭(或牆壁和長椅)呼叫。所以或許到最後,教會是否聘請牧師,牧師是否在台上講道,上帝的道也能照樣能藉祂的大能傳達:反正一切只是上帝的工作,講者,甚至聽者,甚至崇拜本身,可能也是可有可無的:因為,就算我在崇拜時打盹片時,沒有專心聽道,上帝帶有拯救功效的言語(saving eloquence)也自然能在我的心中向我啟示祂的真道:一切都是祂的大能和禮物嘛。

Read more

南昌站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是在敬拜上帝嗎?

但聖經中的上帝卻從不是這樣。相反,祂是那位在我們未求以先已經應允我們的上帝,祂既降雨給義人,也降雨給不義的人,祂看顧麻雀和野地的花,祂也是那位厚賜百物的上帝。我們對這位上帝的敬拜,不是將之視為祂交換祝福和保護的手段,相反,我們是建基在祂已經對我們施予的恩典上,紀念祂的作為,獻上感謝,並對之(重新)委身和進入復和。這是舊約聖經,特別是《利未記》,刻意和以色列身邊那些近似民間宗教的近東文化劃清的界線,並從而教導以色列人應該如何敬拜上帝

Read more

從《盧根》看世代交替

盧根最後選擇不再苟且渡過自己餘下的人生,並以最後的力量幫助新生代能逃過邊界,開展他們的人生。作為年長一輩,finishing well 豈不就是這樣嗎?不是坐在遊艇安享晚年的寧靜與舒適,又或是眷戀自己在舞台的影響力,試圖操控及複制新生代作為工具去延續自己在世界的影響力,而是鞠躬盡瘁,以一己的生命,即或耗盡,目的是成全新生代在他們的世界去過活。電影的小節很有意思,盧根的鋼爪是三爪的,蘿拉的卻是手有兩爪,而脚是另有一爪的。當然電影解說這是雄性與雌性的分別,但這會否也是世代的分別呢?傳承並非純粹複制,傳承是保護及締造空間讓新生代可以安全地探索他們的人生,而容許他們亦有適者生存的能力,有天賦的本錢去創造他們的世界。香港教會老一輩究竟是希望在新生代倒模式複制上一代的成功,骨子裏其實只是想延續自己的成就,還是期望真的承傳,成全下一代能夠有良知,勇氣與創意去探索新世代的機遇與挑戰?

Read more

我的疲倦你明白嗎?

「若我這個星期不回崇拜,我還是基督徒嗎?」朋友問。每一次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在教會外談論信仰,他單是望著已覺得很累,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還有這個心機在教會外和人談論信仰,看書,上課,甚至寫作。 他沒有明言,或許他也不察覺,但明顯地他是在教會被 burnt out 了。 到底是什麼令他這樣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