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星星的……延伸思考

印度電影《來自星星的PK》在香港頗受歡迎,上畫至今已有七個星期。以明星效應而言,飾演男主角PK的Aamir Khan因2011年《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而令人印象深刻,《作》本身亦讓香港人對Bollywood電影增進認識與認受。 但如果看電影的主要目的剩下娛樂消閒,恐怕就要浪費了故事編劇、製作團隊的一片苦心。觀眾「各取所需」也許無可厚非,但如果更多人以娛樂唯尚,觀影時忘我、散場就快快回到現實(《〈來自星星的PK〉:電影內外的印度教政治》一文談及該電影與國際政治、身份認同的關係,亦有類似的總結),恐怕便難以說服自己或別人,我們是活得有意義、有價值的人。

Read more

萬聖節的背包,背到現在還未爛⋯⋯(下)

這或許聽來荒謬,但我想不到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和萬聖節在理論上有什麼不可比較的地方。當然,你可以說,你根據萬聖節的原則,也認為應該禁止慶祝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真的有人這樣認為),但如果你也慶祝這些節日,請告訴我,為何一些帶有異教元素的節日可以慶祝,一些卻不可以?而且也請告訴我,如果我指控你在慶祝這些節日時,你也在同意背後的迷信傳統色彩的話,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胡言亂語呢?坦白說,知道什麼年獸作怪的傳說的人,肯定遠比知道萬聖節和塞爾特人有關的人多。

Read more

萬聖節的背包,背到現在還未爛⋯⋯(上)

他們仍然尋求這些鬼魔的形象服飾,其實只是尋求一種官能上的刺激 [^2],而這種尋求,只能和他們的「不信」吻合 (consistent only with their unbelief):塞爾特人就算也曾「扮鬼扮馬」,也肯定不是為了「慶祝」。

所以說現代人萬聖節中尋求鬼魔,是無知的表現。對大部分人來說,扮出來的鬼只是一件商品,用過即忘,毫無意義。

Read more

異同之間

神創造天地,從這個世界,我們認識到神是喜歡多元的。創世記中描寫海、陸、空林林總總的動、植物,到神要以洪水毀滅大地,也指示挪亞,要為此大地保留不同的物種;從舊約到新約,神所揀選差派的先知、門徒等,都有不同的出身、個性和待人接物的風格。在神的美意中,人與人各有差異,在多元的世界中彼此配合,互相補足,成就圓滿。 但在多元的世界中,人卻似乎比較喜歡相同。

Read more

誰一句惹怒了誰?

最近網上流行「一句惹毛/撻著/惹怒XXX」大賽,各種身份的人一下子都興沖沖地在面書上分享著那些經常聽到,又能一下子把自己以及與自己同類的人惹怒的精句。無論你是設計師,音樂人,還是一個尋常不過的「打工仔」,都不難找到平台,去宣洩這些說話所激起的怒火和不滿。

Read more

CCTVB 神邏輯的延伸思考

上帝的工作在創造和歷史中明白彰顯,我們隨時都可以感恩。我們不必等祂使我們「凡事順利」時我們才可以「凡事謝恩」,更不必將自己的感恩建築在別人的缺陷上。上帝的恩典是正面的美好,不是負面的「還不算太壞」或「有手有腳並非必然」。 今天我們要為我們可以看見藍天和聽見潮浪感恩,但不是因為有人看不見,而是因為藍天、潮浪和我們的身體都是上帝美好的創造。我們甚至可以在看見無法看見的人時感恩,因為我們知道,因為上帝的救贖,天國來臨時,他們也一樣可以和我們一起仰望藍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