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怪獸家長」(下)— 演好「父母」的角色

「怪獸家長」真是一個不易談亦談不完的課題,本來我只想簡略分享一下,沒想到一寫就演變成一篇要分上、中、下三部曲的長文,而且拖了好一陣子,才勉強寫得完。我在淺談「怪獸家長」(上)和(中)文中曾分享自己的觀察,在這些荒謬行徑背後,或許正反映出這些父母不懂去愛,也搞不清優次問題。除此之外,我相信「怪獸家長」的現象也反映了他們對於「父母」和「子女」的角色,當中的關係、責任和權利都混淆了。

Read more

異同之間

神創造天地,從這個世界,我們認識到神是喜歡多元的。創世記中描寫海、陸、空林林總總的動、植物,到神要以洪水毀滅大地,也指示挪亞,要為此大地保留不同的物種;從舊約到新約,神所揀選差派的先知、門徒等,都有不同的出身、個性和待人接物的風格。在神的美意中,人與人各有差異,在多元的世界中彼此配合,互相補足,成就圓滿。 但在多元的世界中,人卻似乎比較喜歡相同。

Read more

後雨傘思考之六:你們如果不悔改,都要同樣滅亡(四)

羅得息事寧人的態度也應令我們引為鑑戒:他並非惡人,但他也沒有堅持公義,相反,他只是要求息事寧人,以求解決紛爭,恢復城中的「正常」或「和諧」甚至「合一」。事實上若撇開公義的考慮,羅得提出的解決方法有不少可取之處:所多瑪人得到發洩欲望的對象,天使也得到保存,羅得也持守了他接待遠人的傳統要求。我們甚至可以說羅得是犧牲自己(的女兒)以求息事寧人。

但這樣一個「因惡人的淫行而常受委屈」的義人最後有沒有成為上帝的器皿,讓合城的人因為他和受他影響的人的公義而暫時不用接受審判呢?答案是沒有。

Read more

執屋記

因為家裡要裝修,我請了兩天假,窩在家裡執整雜物,好讓我們能騰空要裝修的房間。我和外子素來疏於收拾,花了一整天,整理出來要丟棄的廢紙就已有兩大袋,當中不乏陳年的月結單,保險公司的信件等,光是把有個人資料的信件剪碎或撕毀,一天下來,我都已覺得手指和手腕都隱隱作痛了。而且才一天已疲累不堪,第二天還得加緊努力,才勉強趕上進度,幾天過去,我們的蝸居亂得和戰場沒兩樣,也再次製造了好幾大袋垃圾。

Read more

鮮花與大廈 – 建構誰的城市

樂園回來了,將坐落在金融區的摩天輪旁邊,說要打造我城一代人的回憶。然而,地點變了,人面全非,就連當日的大象也成了機械象,所謂打造回憶,不過是利用其他的媒介呈現一種過去,催促你在濃縮的空間感受逝去的「榮耀」。 有關城市的拆毀與建設的話題,我城近年總離不開「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燕尾蝶>歌詞,2002年)的說法,歌曲用城市難以抵抗洪流作基調,說明都市人在急速發展中忘記追求城市的真實,偏愛潮流的更替。於是,我們來不及想念過去,來不及留下情感,也來不及以最好的方式構建城市,唯有書寫似乎只屬於過去的「榮耀」。然而,榮耀只會在過去出現? 又只能以現代的方式呈現過去 (俗稱「懷舊」)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