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遊記 – 革命者的器量

頭一次的紐約和華盛頓之行,唯一記得的風景只是滿街國旗飄揚,密度有如泰國的泰皇泰后照片、香港的藥房/七仔,從香港人的角度看,這般愛國之舉實在十分骨痺,更讓我留下「美國人好驕傲好囂張又好勝好戰 」的感覺。此外,紐約燈紅酒綠的焗促、華盛頓的呆板和冷酷都討我的厭,更別說,以基督教立國的美國,在許多人眼中早而沒落了。
雖然沒有安排很拼命的行程,反而騰出了空間去咀嚼細節,從而重新發掘和認識美國——一切從波士頓開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