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我有這一日?

最近港台有個節目叫《香港故事 ── 最佳配角》,對社會上不同範疇中的配角都有不同的見解。筆者在教會生活久了,好姊妹到了適婚年紀,當親密好友的姊妹或者伴娘的機會也就更多,所以對《一紙之約》的單元感受較深。單元中受訪的女子 Sue 自17歲開始當別人的伴娘姊妹,多年來做了27次姊妹,4次伴娘,連筆者都自愧不如。但伴娘姊妹的角色並沒有拉近她當新娘的距離,相反,這31次的經歷之後,讓她看見婚後的女性有各自的軌跡,有的當主婦,有的已經沒聯絡,這些不同的婚後面貌都未能讓她看見幸福的模樣。

Read more

告別,不只百日

生命,也許你會沉鬱面對,但在別人眼中還是一直前行,無限延續。於是,未婚夫的父母親擁進女主角的家,趕忙收拾死者的衣物,懷念又少了一點根據。妻子的教會朋友急著替她辦個追思禱告會,在會上侃侃而談,有人機械式的禱告,有人遞上一本疏導情緒的書,甚至有人坦言明白男主角的感受,說自己的寵物死了,再崩潰大哭,結果騎劫整個追悼會,別人忙著安慰這位寵物主人,卻忘了本來就沉沒在悲傷當中的男主角。結果兩人都在百日內上山參加法會,為摯愛超渡,誦經百日,也在這百日裡學習說再見。

Read more

忘記TA是TA

我想我們身邊就有這類人,可能他們的存在不為普遍社會所接受,行為也不一定合乎邏輯。當你越多花時間留意他們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你就發現他們只是在社會看不見的隙縫中求生,可能是出於自我保護,並嘗試用最卑微的方式生存。

Read more

為何過得很快樂

也許你已經看了<Inside Out>,如果還沒看,大概就是準備前往觀看的路上。怕劇透的話就先好好收藏這篇文章,有空再拿出來閱讀吧。 我跟身邊一眾女性朋友都高度談論這套電影,也許女性壓根兒比較感性,看著自己平常複雜又無法向別人仔細描述的情緒竟以一個色彩斑斕的建築,有如風車旋轉的各個島嶼並幾乎沒有瑕疵的總部操作作為表達方式,說明情緒這東西最公平,人有我有,外表再亮麗的人腦袋都是一群情緒小伙子給你每個反應作最精密的計算,替你好好守護記憶,儘管,有些回憶已掉進堆填區。

Read more

記黃雨撒灰的一天

大雨滂沱,的士到達墳場門口的時候,在辦事處門口等的士離開兩人面露笑容,黃雨的日子,想有的士到這種地方也很難。 辦事處內坐著是長生店的人,我們叫他靚仔。他不過二十來歲,人生已經充滿經歷,又在長生店打滾多年,一直是老闆最信賴的人。老闆並非他的父親或親屬,就不過是好友的爸爸,但長生店這種冷門的工作,兒子不做就讓有關連的人來做,這是行頭生態。

Read more

誠實的鏡子內只看見水煎包?

題目並非抽水,而是一個真實的問題。 台北八仙粉塵爆事件發生近一周,互聯網上出現一個又一個青春的臉孔,一個又一個的集氣專頁,盼大家一句加油能為傷者帶來更多生氣。而香港呢,一個親身到赴當地進行家屬情緒支援的團隊,因為一個家屬的留言,再次激起千重浪,惹來多方的質疑,出現多個似是而非的黑材料,也反映香港社會多種的不信任,讓一個簡單的問候變得不再單純,更講求慰問者的資格。 有關張先生的黑材料,筆者無意深究。關於當年八仙嶺的慘劇,既然死因庭判決書也表明無法確定誰引致山火 (詳見蘋果日報報導) ,我想事件中的各人也從人生的際遇中經歷種種,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都無可指責,各人也一一承擔。 筆者更在意的是張先生對傷者的安慰。張先生曾在7月1日在Facebook上面寫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