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US 同性婚姻判決之後:為什麼基督徒沒有絕望沮喪的理由

因著其本質,教會本身應該是宣揚和實踐愛的地方,一個人們不必竭力證明自己正常而仍然能被愛的地方。但教會卻似乎在審判同性戀者時遺忘了這個簡單的道理,或至少視之為不那麼重要。當然,公允而言,教會並不是完全沒有說接納同性戀者的話,但明顯對比審判的信息,接納的話說得太少,有時根本只像是審判信息的一個不起眼的註腳。如何在「同性戀是罪」和接納同性戀者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就像教會一直接納其他不能達到教會倫理要求的人,才是更值得今日教會思考的問題。

Read more

誠實的鏡子內只看見水煎包?

題目並非抽水,而是一個真實的問題。 台北八仙粉塵爆事件發生近一周,互聯網上出現一個又一個青春的臉孔,一個又一個的集氣專頁,盼大家一句加油能為傷者帶來更多生氣。而香港呢,一個親身到赴當地進行家屬情緒支援的團隊,因為一個家屬的留言,再次激起千重浪,惹來多方的質疑,出現多個似是而非的黑材料,也反映香港社會多種的不信任,讓一個簡單的問候變得不再單純,更講求慰問者的資格。 有關張先生的黑材料,筆者無意深究。關於當年八仙嶺的慘劇,既然死因庭判決書也表明無法確定誰引致山火 (詳見蘋果日報報導) ,我想事件中的各人也從人生的際遇中經歷種種,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都無可指責,各人也一一承擔。 筆者更在意的是張先生對傷者的安慰。張先生曾在7月1日在Facebook上面寫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