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錯過的《團契神學》

(原轉載於《北宣家訊》第 332 期,蒙該刊編委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文:關俊宇傳道 話說初信主的兩三年間,教會的牧者見我信仰穩定和熱心追求,便鼓勵我去報讀神學院的延伸課程。起初因著事奉的需要,我讀了頗多基督教教育的科目,後來牧者鼓勵我再「認真」一點,去上系統神學的課程。當時這學習給我不少衝擊,第一,原來我是可以不為事奉,單純為建立信仰而讀書;第二,經老師的篩選和推介,原來有很多屬靈書籍是具有十分高的可讀性。自此之後,書室便成了我常去的地方,錢也最多花在書本之上。

Read more

後雨傘思考之二:願你的國降臨:民主、天國、終末(一)

這對不少在福音派教會長大受教育的一群看來是理所當然:畢竟,我們一直所學的福音都是「如何令靈魂得救」,地上的政權、人民的受壓以至政治制度這些「屬世的事」,似乎不應是我們的主要關心的項目,我們還是應該「要專心祈禱、傳道」(使徒行傳 6:4)。

但,這樣的神學正確嗎?本文就希望嘗試用一個終末論 (eschatology) 的角度討論一下民主的問題,從而指出福音派的教會和一些比較支持民主的教會(下稱「行動型教會」)如何犯了一個看似相反但其實一樣的錯誤 (equal but opposite error)。

Read more

噤聲的城市

你,被禁止當導演後,終於拉開窗帷,稍為放下被囚禁的繁瑣,當上一個不稱職的的士司機,載著德黑蘭的普羅市民,在城市漫遊。當上司機的你,一臉和藹,戴著帽子,對急著到下一個目的地的乘客不慍不火,甚至說明自己路不熟。自2010年開始伊朗政府因你的電影內容惹火而給你長達20年不准拍電影的禁令,又禁止你前往國外後,儘管你每天花多長時間待在同一個地方,你仍然會覺得陌生; 儘管你拉開窗帷,重新檢視你所在的城市,但開車的時候,你耳朵還是對有人隱隱若若的呼喊你名字而感慌忙,生怕當局派人來抓你; 的士車廂內的攝錄機,向內而少有向外,相比兩旁的街道,人文風景才是你對城市的刻劃,男的女的,保守的開明的,崇洋的古老的,老的嫩的,貧的富的,雖是二元分化,但這些非專業演員角色背後所描繪的社會階層,以最日常不過的對話立體呈現,孰真孰假,只有城市才知道。車廂狹小,甚至有點像我們的「泥艋的」,承載的卻是你給這城市的情書。

Read more

讀經不離三錦囊

(原轉載於《北宣家訊》第 332 期,蒙該刊編委允准轉載,謹此致謝) 文:張穎新傳道 自信主以來,我已經熱愛研讀聖經,原因是我知道這是信徒的本份,但更重要的,是因為我明白神要透過祂的話語向愛慕祂的人言說、指教、提醒、安慰……可是日子久了,讀經時我往往只是機械式的觀察和研究,卻甚少讓神的說話觸動自己內心深處;靈修時,我也只是單方面向神傾訴,而沒有聆聽祂的微聲。不知不覺間,聖經便成了只供查考的客體,神也被「物化」了,而我亦忘記了祂是愛我的天父和滿有恩情的大能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