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4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路加福音二十四章記載了一個小故事。耶穌受難後,兩個門徒由耶路撒冷往一條叫以馬忤斯的村子去。在路上他們一直談論耶穌受難這件令他們困惑甚至挫敗的事。剛復活了的耶穌走近他們,和他們談論起來。

到底為什麼以馬忤斯兩個門徒無法從(舊約)聖經明白耶穌的工作呢?我們又有什麼可以借鑑之處呢?

門徒對救贖盼望的想像

門徒感到困惑,明顯因為事情的發展和他們的盼望不符。但若我們仔細看他們盼望的形容,我們或許會訝異,因為他們對盼望的形容本身沒有什麼問題:耶穌確是先知,在神和眾民面前,說話行事也的確大有能力,至於最後要救贖以色列的那一位,也的確是祂。

那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呢?

問題在於門徒對這個救贖盼望的想像和耶穌「被判了死刑,釘在十字架上」並不吻合。門徒從舊約聖經正確地知道,上帝會在末世救贖和復興以色列。但這種帶有「新出埃及」意味的復興和救贖 1在他們的救贖想像的詮釋框中,慢慢變成在軍事和政治上取得勝利,令猶太人擺脫外權的統治,重建大衛的王權,和讓猶太人真正的「被擄歸回」。這種救贖想像和耶穌光榮進入耶路撒冷吻合,也和門徒最後坐在耶穌的左右施政等吻合2,甚至和將什麼彼拉多或希律安提帕處死吻合,但卻無法和耶穌被政權釘十架融貫。

「基督不是必須受這些苦,然後才進入他的榮耀裏嗎?」

在這種救贖想像下,被釘十架就等於救贖失敗,門徒於是感到嚴重的挫敗感。他們完全無法明白為什麼作為上帝救贖「膀臂」的基督「必須」受苦,然後才進入祂的榮耀 3

二千年後的我們當然知道他們的釋經有什麼問題。但這不是因為我們比他們懂更多的原文,或對什麼文本指涉或處境分析更有心得,而是和以馬忤斯兩門徒不同,我們有了包括新約聖經的詮釋和引導,令我們更準確明白所謂的救贖和復興是什麼一回事,令我們在詮釋相關的舊約經文有一個更準確的角度 (perspective) 和想像 4,並從而對相關經文有一個更準確的理解。

所以當我們看到同一段關於耶和華會在末世復興和救贖以色列,就像祂昔日救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樣為他們爭戰的以賽亞書經文時,我們的詮釋和第二聖殿時期的猶太人可以截然不同,我們也會注重一些當時猶太人不十分重視的篇章,如以賽亞書五十三章的「僕人之歌」,使之成為今天教會膾炙人口歌頌基督的篇章。

結語:斟酌原文、文本和處境,然後呢?

偶爾在教會就會接觸到一些釋經,十分懂得咬文嚼字,一口一個原文,或單是討論某些鑰字的字根就可以說上半天,或對比文本與文本之間的異同和指涉,甚至分析當時的社會文化處境,說起來的確頭頭是道,甚至令人眼花繚亂。

但不知為何,這些釋經最後卻得出一些和我們的福音不那麼吻合的結論,將那個在恩典中主動向仍然不自由的我們走近,為要釋放我們的上帝扭曲為一些陌生的形象。有些人會單單因為這些莫測高深就趨之若騖,但當我們記得以馬忤斯兩個門徒其實同樣熟悉什麼原文和文化處境,卻依然解錯聖經時,或許我們可以可以冷靜的思考一下,這種莫測高深甚至故弄玄虛,最後會否只換來「無知的人啊,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心裏相信得太遲鈍了!」的評語。

這不是說斟酌這些原文、文本和處境並不重要。這些都是任何認真的釋經幾近不可或缺的元素。但確保它們不致扭曲福音的信息的,可能就是一些看似不相關,卻貫穿我們言說福音的聖經神學以至系統神學的考慮,一些符合我們福音的詮釋框架和想像。缺乏這些框架和想像,我們或許就會和兩位門徒一樣,明明站在上帝在歷史中最大的勝利的面前,卻反而感到深深的挫敗感和困惑。

那就活該我們被主耶穌責罵了。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1. 參鮑維均博士,《古道新釋》
  2. 所以才要爭論最有資格坐在耶穌的左右兩邊
  3. 或按約翰福音的說法,人子被舉起來的時候,就是他得榮耀的時候
  4. 關於新約對舊約詮釋的重要,也參我在《信和不信不可共負一軛:敬答諸君子》一文中「新約與舊約」的討論
為什麼以馬忤斯兩門徒對十架的勝利感到挫敗和困惑呢?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