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16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看紀錄片最大的得著,就是幫助我們在歷史事件或世界日常中填補某些隙縫,讓我們對人或事有較深刻的認知。當你看<第四公民>(CitizenFour, 2014)的時候,彷彿你就是跟著美國走佬特工斯諾登在香港的酒店房間內一同呼吸,窺探他在香港的避世生活之餘,也看著他如何尋求出路。

美國中情局承包商前僱員斯諾登前年開始以Citizen Four的署名向紀錄片製作人發送加密文件,指美國政府自2007年開始進行全天候監控行動,以反恐為名,以收集民眾各式各樣通訊記錄為實,在剝奪民眾知情權下進行大規模監控。當時記錄片製作人正製作有關911事件後的監控計劃的紀錄片,2013年年中,斯諾登以患病休養的理由辭職,默然離開美國的家人跟女友,逃到他認為享有言論自由,保護異見人士的香港,展開8天的逃亡香港之旅,並與紀錄片製作人見面。斯諾登遂向英國<衛報>記者提供6萬份有關美國政府監控各地政府與民眾的文件,跟記者相約在酒店房間,將美國政府失信於民的過程娓娓道來。言談間的他神態自若,更表明在事件曝光後家人女友被當局上門查問是意料中事,但談及他們境況時仍有緊張,擔憂及不捨的情緒。斯諾登的行為被部分美國人視為英雄,衷心道謝,但仍有人認為他不過是承包商的普通員工,一心想紅,應該受法律制裁。斯諾登說,工作期間發現自己每天為政府設計背叛人民的監控計劃,於心不忍,而政府的監控,科技與通訊公司的客戶資料互相流通,窒礙民眾對知識的尋求,於是決定背水一戰,作人類史上最大型的反擊武器,強調他不是叛徒,也非英雄,只是個美國人。

兩年後的今天,記錄片在香港上映,而斯諾登目前人在俄羅斯與女友相聚,但仍無法返美,令人再思尋求公義的代價。<第四公民>中沒有渲染斯諾登的英雄形象,只展露那8天中斯諾登如何慢慢隱約感受美國政府的牽制,並決定去留,而斯諾登的形象則留給觀眾定奪。香港經歷風風雨雨後,我們彷彿對尋求公義有了新的體會,除了有所犧牲,就是找出當權者的弊病,以正視聽。然而揭露當權者的弊病後,總有人拍手讚好,或稱「盲撐」,卻忘記公義的法則。基督徒也許會說公義都在乎神,「我重視你的一切誡命,就不至於羞愧。我學會了你公義的法則,就以正直的心稱謝你。」 (詩篇 119: 6-7),我們這等信徒從信仰中學會何謂神的公義後,又如何判斷一個人尋求公義的過程呢? 有人會說斯諾登其實犯了盜竊罪,公開國家機密更是罪加一等,但耐人尋味的是儘管行為犯錯,等如所追求的也是錯誤? 我們學會公義的法則,知道上帝會如何辨別是非對錯後,我們又如何以正直的心去稱謝主呢? 所謂正直的心,是在於我們對事件的取態,個人判斷而自封正直,還是上帝的公義,應以上帝所教導的心去稱謝?

其實與斯諾登類似的故事,在內地也時有所聞,只是我們對內地的處理手法開始習以為常,認為一切符合國情,而反觀美國時,則因美國素以民主與尊重國民見稱,卻被揭露連番對美國民眾撒謊後,形成極大反差,也因此震撼世界。我們在判斷每個尋求公義的故事時,是否只為揭露瘡疤而叫好,但忘記尋求公義的紋理是否合乎上帝的旨意。

 

第四公民 – 尋求公義的紋理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