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64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按此看《浪子的上帝(四)》

這些「大兒子」們或許從未曾明白過神在耶穌基督裏顯示的恩典:恩典不是賺回來,也是不能賺回來的,因為無人能達到完全的神完全的標準,無論我們外在的行為做得有多好,因為在神面前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我們兒子的身份不是賺回來的,不是靠做了什麼而得著,也不會因為我們不守一些什麼規矩而失落 1。這種迷失不但令「大兒子」得不到這恩典,也令他痛恨所有得到這恩典的人:痛恨所有回到家中的小兒子:「為什麼他這麼吊兒郎當的,算什麼基督徒⋯⋯」

這種迷失的可怕,實在遠在小兒子之上。

今天我們在教會幾乎人人都會說:「因為在神面前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但不知為什麼總是有人,總有一些「大兒子」,總有一些律法主義會讓我們覺得,雖然我們所有人都是罪人,但總有人比另外的人更有罪。套用著名英國小說家奧威爾 (George Orwell) 在 《Animal Farm》 的名句,就是 “All people are sinners, but some people are worse sinners than others” 2

而我,當然是那個較聖潔的 others 了。

所以我可以指責其他「小兒子」敗掉父親的家產,也認為自己可以合理地向父親廣大的恩典發怒。但同時,我們也每天活在恐懼中,害怕有一天我們說了一句粗口,或在崇拜穿戴得不整齊,或打了個呵欠,就此失去了進天堂的資格 3,因為我們也曾這樣指責別人。

今天我們在神的家中感到自由嗎?我們真心覺得這是我們的家嗎?還是覺得這是女王的教室,一舉一動都不可離了法規;甚至是勞教中心,稍有行差踏錯就會有嚴厲的懲罰呢?我們覺得可以自由和神分享我們的軟弱和罪過嗎?還是只將認罪代禱祈求變成一種儀式,好像在金盆洗一洗手又重返大染缸呢?甚至不斷像恐懼法官般恐懼上帝,始終不能親近這個努力親近我們的上帝呢?

倘若神的家是女王的教室,是監獄,我們就只能做某一些儀式而不能和榮耀但卻來到我們中間成為我們一分子拯救我們的主有真誠的溝通對話:我們就像一個人找到活水的泉源,但卻竟然渴死;找到生命的糧,但竟然餓死;找到榮耀的主,卻失落做兒子的身分。這是何等的可悲。

只有悔改,而不是規矩的行為(甚至妄想靠自己可以聖潔),才是進到恩典的道路。罪的相反是恩典,而非品格。

Philip Yancey 曾經這樣說過 4:「當我上聖經學院,我觀察到有些人,他們守規矩並錯過上帝,也有些人,犯規矩而錯過上帝。令我感到沈重的卻是,那些人以為他們錯過上帝是因為他們犯了規矩。他們永遠聽不到恩典福音的美妙旋律。」

回到文首的問題,為什麼今天人們會覺得上帝 ‘is a God of oppression and unfreedom’ 呢?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對別人的行為,我們的斤斤計較,讓人也看不到恩慈的上帝呢?

我們每天都用言語說「因為在神面前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但或許我們的行為是更多在表達另一個信息。沒幾個認真留心這句說話背後的福音:我們的神,是一個尋找罪人,帶他們回轉的神,而不是一個懲罰罪人的神。祂不但等待跑去迎接小兒子,也從宴會的屋中「出來勸 [大兒子]」(二十八節),祂尋找每一個失喪的人,不願放棄任何一個人,不管那是小兒子,或是大兒子:不但叛逆的小兒子是「我這個兒子」(二十四節),連在家中做奴僕的大兒子,同樣是「你這個兒子」(三十一節)。

今天,浪子的上帝在門外叩門了,你聽見那微弱的聲音嗎?

「看啊,我站在門外敲門,若有人聽見我的聲音而開門,我要進到他那裏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吃飯。」(啟 3:20)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1. 也別提很多時候這些規矩根本是隨意 (arbitrary and capricious) 的,毫無道理原因可言
  2. 原句為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3. 其實,將信仰等同「進天堂的資格」,本身已經是一個錯誤:信仰的終極,是能夠和這位追尋我們的上帝復和 (reconciliation),而非什麼獎賞。試想,若你和這個在天堂的上帝沒有復和的關係,要在永恆中「朝夕相對」,恐怕,那時你會認為,天堂也是地獄。

    當然,這或許和以奧古斯丁以來,將救贖論集中於 juridical-penal framework,甚至和其揀選論 (Doctrine of Election) 有關,但這個題目太大,此處不贅。

  4. 筆者中譯
浪子的上帝(完)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