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68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令狐冲的成名絕技叫「獨孤九劍」。但可能不多人留意,這門劍法在眾多劍法中其實別樹一幟,也有點不講道理。這令我反思今天的神學,到底是否只顧合符常理和「講道理」,以至左支右絀,甚至失落初衷。

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

世上任何一門劍法都有招數,精妙如辟邪劍法、武當太極和兩儀劍法,都對招數有嚴謹的規範:劍尖如何直刺,如何橫掃,甚至如何打圈,劍手如何縱躍伏下,均不能隨便亂來。

但獨孤九劍卻沒有招數。這違反了天下所有劍法的「框架」和「常理」。但這卻正正是她獨特和厲害之處:「無招勝有招」,透過找出對手招數的破綻,「自然而然的生出相應招數」,敵人有千百萬招,她也有千百萬招。但她本身卻沒有固定招數。

除了違反「常理」,獨孤九劍也似乎自打嘴巴:既一方面聲稱「無招」,又在另一方面叫自己做「九劍」(即九招),甚至單是第一劍就已有三百六十種變化。這不是不講道理,自相矛盾嗎?

但當然,真正懂得獨孤九劍的人,自然能分清此「無招」不同彼「無招」,兩者表面看似矛盾,但其中自有道理。

獨孤九劍有兩個選擇:她可以勉強自己合乎「常理」和那些什麼框架,局限自己必須有一些固有招數,要求自己也「講道理」,不自相矛盾;她也可以堅持初衷,保存她「無招勝有招」這個獨特之處。倘若獨孤九劍選擇前者,刻意遷就世上其他的框架,她當然可以成為其他劍法中的一員,和她們和平共存下去,但這卻會令獨孤九劍失卻其獨特性,不再是真正所向披靡的獨孤九劍。

我們需要令獨孤九劍和神學合符常理和講道理嗎?

Could the Christian messag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 be a subject for debate while the validity of a general world view was presupposed? [But this would be] subjugating the Christian messag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 to that interpretation and form by which Christianity could achieve validity and general accessibility for the proponents of the prevailing world view….What if acceptance was so eagerly sought that Christian faith ceased to be Christian faith as soon as it was interpreted as “religion”? What if the attempt to give it the “firm” basis actually removed the real ground from under it?

Karl Barth, Evangelical Theology in the 19th Century, in “The Humanity of God”

很多人或許都容許獨孤九劍保留她的獨特性,但卻無法對基督教神學作同等對待:一些知識分子說,你的神學必須和其他所有理論一樣,合符我最尖端的哲學科學結論,和合符「常理」的框架 1,否則你就是自相矛盾,不講道理,你只是在玩你的小圈子遊戲。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挑戰。因為我們不會要求文學家用合符科學的方法去研究莎士比亞,我們也不會絮絮不休地要化學家做實驗時合符後現代美學的標準,但不知為何,一些科學或哲學的學者,卻堅持若神學不屈服於他們的框架和要求,就不是做學問:你這門劍法沒有招數,你根本不是值得尊重的劍法。

面對這些挑戰,我們是否扭曲我們的神學合符科學或其他學說,希望能找到一個人人都接受、不需要預設上帝存在的基礎去討論信仰呢?或問,我們會否扭曲獨孤九劍,令她變得有招式,不再「無招勝有招」,從而說服人「看,獨孤九劍其實也是值得尊重的劍法來的:因為她合符劍法常規,她也有招數的」?

若否,為何我們要屈從其他人為神學劃下的一個個框框和前設,以至我們能說「看,神學也是一門值得尊重和研究的學問來的:因為她也合符這些和那些學說和框架」呢?

還有,神學和獨孤九劍一樣,也有不少看似自相矛盾和不講道理的地方:三位一體,耶穌既是上帝又是有肉身的人,「既濟與未濟」等等。我們是否又因為要遷就旁人的框架,將這些獨特卻又麻煩部分丟棄,以求建構一個能解決或避免更多問題的理論框架呢?

尋瑕抵隙的劍法:一種不被人牽著鼻子走的開放性

堅持初衷,不是說我們可以閉門造車,只玩小圈子圍爐取暖的遊戲。獨孤九劍雖不符劍法常理,但她一樣對其他劍法開放:事實上獨孤九劍必須仔細觀察並尋找其他劍法的破綻,她根本無法忽視其他劍法的存在。世上恐怕沒有一套劍法比獨孤九劍對其他劍法更開放了,但獨孤九劍雖然對外開放,她仍然堅持她的初衷,不被人牽著鼻子走。

對我來說,神學亦然:當然,我們對其他學說的開放性不在尋瑕抵隙,而在於和這些學問持續對話 (engage in conversations),抱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心態去學習:事實上,教會歷史清楚顯示,我們從不怯於不同學問對神學的挑戰,神學也在面對如諾斯底主義和亞流主義等的挑戰時發展她的核心教義。但我們是開放的對話和學習,而不是屈服於旁人設下種種前設前的唯唯諾諾。

結語:如何從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重尋神學的初衷?

獨孤九劍沒有因為違反一般劍法的常理和框架,就輕易放棄她的九劍和「無招勝有招」。今天,神學又是否有這個勇氣去維護她的初衷呢?

神學的初衷就是上帝和祂的作為,也就是福音。所以我們的首要考慮是如何作出忠於這福音的回應。我們的初衷從來不是如何建構一套困難最少或最合理的理論框架,從而博取其他人的讚美和欣賞:我們的責任只在回應上帝。若我們在回應上帝時,我們的獨孤九劍無法符合世上的劍法框架,若我們的理論看似困難重重和自相矛盾,若我們的福音在希臘人眼中看來是愚拙的,那就只好這樣吧 (then so be it)。但我們絕不必因此改變我們的「無招勝有招」,以求迎合旁人的口味。

這是我們拒絕唯唯諾諾的惟一原因。我們不是負面的將所有我們無法處理的理論以「世俗」或「外來」之名踢走,相反,我們是正面的保護神學不致淪為不能承載福音的空洞理論。我們願意聆聽所有未必和我們有同一出發點的聲音,但我們不敢或忘要承載福音:因為哪一天當神學不能承載福音,哪一天神學就不再是神學了。

華山劍法可能會因為獨孤九劍沒有劍招,無法根據華山劍法的框架將之分析而不耐煩,甚至會認為獨孤九劍不是值得尊重的劍法。但獨孤九劍仍然是獨孤九劍,華山劍法的不耐煩不會改變這一點 – 只有獨孤九劍放棄初衷,才會令自己失落所向披靡的威力。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從《笑傲江湖》看信仰系列

  1. 從《葵花寶典》和氣劍之爭看教會的殘缺信仰
  2. 左冷禪、「內八路,外九路」的嵩山劍法和殘缺信仰
  3. 如何從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重尋神學的初衷?
  1.  但他們似乎忘記了這些他們奉為真理圭臬的所謂尖端哲學科學結論和框架本身其實也是在不斷改變
如何從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重尋神學的初衷?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One thought on “如何從不合常理和不講道理的獨孤九劍重尋神學的初衷?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