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4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對於學童自殺的現象,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感到痛心、難受。網上討論的聲音有很多,我也彷彿有千言萬語,好幾次想把我的一點感受和想法記下來,卻覺得這些零碎的思緒,都難以化成有意思的文字;但有一些關乎信仰和生命的反省,還是不吐不快。

我們都有功利時

已有不少人指出,這個社會奉行的精英主義和功利的價值觀,或多或少是把孩子們迫上絕路的元兇之一。讓我特別難過的是,若我們誠實面對自己,基督教群體似乎也不能免疫於這些扭曲的價值觀。在教會中我們都清晰可見「精英」是如何受到膜拜:知識豐富又口才了得的講員往往受到仰慕吹捧;在大堂會中能參與一些領導或教導性服侍的往往都是大眾心中的「成功人士」;有基督教背景的學校不少在banding上力爭上游,而家長們也努力把孩子往名校裡推。

撫心自問,如果教會中有少年人向你訴說自己在學業上表現如何不濟,或對自己的前路感到惶惑不安,你是否能誠摯地說出一些安慰的話,而不只是一些空談一些「聖經真理」或「明天會更好」一類的老生常談?活在香港,或者我們很難免都有點現實甚至勢利—物價高企,衣食住行都越發昂貴;經濟不景,不少人都擔心飯碗不保,而即使工作穩定,工時過長、工資增長永遠追不上通脹…不管我們是否情願,在「生活逼人」的現實面前,又有幾個人真的有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選擇?當我們告訴我們的少年人「不打緊,耶穌無論如何都愛你」時,我們真的相信只有耶穌的愛就足夠了嗎?還是我們都想得到更多的認同或物質上的富足?

我們都有絕望時

與此同時,在今天的社會,我們天天見證著權貴的虛偽無恥,在這個充斥著荒謬和不公義的時代,悲憤和無力感,彷彿已成了我們的集體情緒。在這個令人沮喪的大環境下,如果有少年人表現厭世,向我們訴說著自己感到多受限制時,我們又可作出些甚麼不「離地」的回應?我們沒有去尋死,也許因為我們的生活中還有許多美好的人和事;但對於那些在生活中飽受折磨、生無可戀的人,活著比死亡需要更多的勇氣和力氣。事實上,老人的自殺率與人口中其他年齡層的人士相比是最高的(在香港,65歲以上長者的自殺率大概比整體人口的自殺率多一倍)—面對著身體的衰亡和各樣的健康問題、喪偶或喪親、財政困難等,與此同時,生活中很多美好的經歷他們都嚐過了,若我們試試代入他們的角度,萌生死念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自殺者往往都有情緒病患的病徵,即使未嚴重至抑鬱症,但你能想像一個人張開眼便感到難過和絕望,活著是多大的煎熬?我們又不妨想想識一無所有的約伯,或沮喪至極的以利亞,若你是他們,你不會想一死了之嗎?指出這些,不是想說自殺沒有問題,但若我們不知道那些輕生了或有自殺傾向的少年人在經歷些甚麼,就以為多說幾句正面的話就可以改變他們的想法,這未免太天真和一廂情願了。

讓我們一起好好活下去

那到底我們要做些甚麼呢?對於那些在痛苦中掙扎著的人,我們得承認,在這個叫人功利、叫人絕望的年代,我們也有軟弱難過的時候,並且開放、不帶批判地去聆聽和同行。當然,對於社會上種種問題,我們也當去爭取改變。另一方面,我願我們對於學童自殺的問題的關注不只是針對社會環境或他們的問題;我們自己的生命是否能活出耶穌以自己的死和復活來成就的自由和輕省,讓那些面對壓制、感到絕望的人看到生命的另一種可能?

活著,有時真的不容易

Terrie's a Lamb


自比小羊,但縱只是人微言輕的小信徒,也願能好好反思信仰與我生活的關係,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感念,歇力做隻只是跟隨耶穌,深切地「嘗言道」的小羊。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