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聖誕節和新年的異教元素

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兩個我們最常慶祝的節日,聖誕節和中國人的新年,都曾一度有濃厚的異教/靈界的色彩。

我相信不少人也知道,其實今天我們慶祝聖誕節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根本不是「因為」它是耶穌降世的日子,而從福音書的字裏行間也知道,耶穌其實不是在冬天降生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其實是古羅馬人認為太陽神死而復生的日子,是太陽神的誕辰,後來基督教成為羅馬國教,才將這個日子借來慶祝耶穌的降生。今天我們用來做聖誕樹的常青樹,用來裝飾的花圈,通通都有異教的元素。

新年是個紅色的節日,春聯、「紅」封包等都是紅色的,人們也習慣穿著紅色的衣飾,但為什麼是紅色呢?原來傳統說年三十晚年獸會出來活動,傷害人類,而年獸害怕響聲、火光和紅色,所以我們將一切都佈置成紅色,而且也會放鞭炮等。

所以某程度上,聖誕樹、紅封包和南瓜面具的惟一分別,或許只是因為南瓜面具看上去比較恐怖,所以看上去很有異教風味罷了。

當然另一個間中也有人談論的例子便是復活節。但篇幅所限,不贅了。

這或許聽來荒謬,但我想不到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和萬聖節在理論上有什麼不可比較的地方。當然,你可以說,你根據萬聖節的原則,也認為應該禁止慶祝聖誕節、新年和復活節(真的有人這樣認為),但如果你也慶祝這些節日,請告訴我,為何一些帶有異教元素的節日可以慶祝,一些卻不可以?而且也請告訴我,如果我指控你在慶祝這些節日時,你也在同意背後的迷信傳統色彩的話,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胡言亂語呢?坦白說,知道什麼年獸作怪的傳說的人,肯定遠比知道萬聖節和塞爾特人有關的人多。

「這是天父世界」還是「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

華人教會中有兩種截然不同的世界觀:一種是根據傳統的創造論,強調一切都是神所造,而神一直在其中掌權(即使在墮落以後),簡言之,這是一種「這是天父世界」的概念 1

另外一派則認為整個世界都是鬼魔,而且它們還會「分地盤」,將世界分成不同的管轄區域,如果有人聽過什麼 Territorial Spirit 或 Spiritual Mapping,甚至什麼「行區祈禱」,就是源自這一套說法。

那到底誰是對的呢?

我認為,神的掌權是我們神學一個很核心的信念,認為魔鬼會「分地盤」,是二元論 (dualism) 的一種掩飾,和說有兩個神,兩種力量善惡相對,沒什麼分別。而這種說法,是其中一種諾斯底主義(類近 Manichaeism),在早期教會早就被判為異端。

但今天我們聽到的什麼萬聖節的說法,不就是後一種說法的一種延伸嗎?他們說的就是,我們身邊有很多我們看不見的邪惡力量,而我們即使無知,也一樣會誤觸地雷,接觸到靈界的事物,然後就會後患無窮。也就是說,這個世界暗藏一些禁區和地雷,是我們會完全無意就會踏中的。這還是神掌權的世界嗎?如果在神的掌權下依然會因為人缺乏歷史知識就會誤觸靈界的地雷,那麼這是一個什麼的上帝呢?

這也可以和什麼「筆仙碟仙」和「風水命理」的「好玩」分別出來:尋求風水和筆仙等的人就算不準確知道他們尋求一種什麼力量(當然我們知道),但他們也深知道他們是在尋找一種神祕的力量(尤其是筆仙等),以求趨吉避兇。但今天沒有讀過歷史的人知道南瓜面具和死神傳統的由來嗎?他們是在尋找神秘力量嗎?兩者可以單單因為「好玩」而相提並論嗎?

當然,我知道總有人喜歡拿著一兩節聖經就耀武揚威。他們看了上面的一段就會理直氣壯的引約翰一書 5:19,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但當我們留心閱讀經文時,我們會發現,約翰說的不是靈界大戰,約翰說的是我們在墮落後沒有了不犯罪的自由:「我們知道,凡是從神生的,都不犯罪;而從神生的那一位必保護他,那惡者也無法傷害他,我們知道,我們是屬神的,全世界都伏在那惡者之下。」

所以,說世界都伏在那惡者之下,不是一種真實文本式 (literal) 的形容,而是一個比喻 (metaphorical),畢竟,聖經本來就是以不少故事和比喻傳達其道理的。

結語

說了這許多關於萬聖節的話,我知道這是挑戰主流的意見,也明知道這是不討好的。但正如我就一些信仰的問題發表意見時我一直問我自己和其他人的問題:我們有沒有面對自己信仰和真理的勇氣,我們有沒有檢視每一個聲稱根據聖經作出結論的耐性。還是我們只能在一個說法看來引經據典時,或看來十分「屬靈」時,我們就急不及待的跟著做呢?當庇哩亞的人檢視保羅傳給他們的正宗信仰,「要看看這些事是不是如此」(徒 17:11),因而得到保羅的肯定,這給我們什麼的啟示?

歷史知識不是用來嚇唬人的,我們知道一些歷史的傳統背景後,也不一定要杜撰一些什麼恐怖後果。歷史若過去了,就讓其過去吧,何必苦苦糾纏,起幾百甚至一千多年前的傳統於地上,然後建構一套只能嚇唬而不能造就人的理論呢?

最後我只想說,我歡迎所有理性的討論,等待有人能提出更系統的分析將我說服。


  1. 楊牧谷,《創造論的日蝕與信仰架空(下)》 
萬聖節的背包,背到現在還未爛⋯⋯(下)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