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35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基督徒」最為人詬病的其中一個缺失,就是太喜歡用金句或一些信仰規條去「安慰」或「鼓勵」別人,當事人往往不感到被安慰、鼓勵之餘,更常產生不被接納和被批判的感覺。事實上,在我的經驗中,不少信徒聽到別人分享,有時會急於教訓;而一些長期面對情緒問題的弟兄姊妹,他們會往往感到其他信徒漸漸表現得冷漠和疏離,有些時候還會被被指責為信心不夠,對信仰不認真等。

嘲諷或責怪這現象的文章已有不少,我在想,這個現象的背後其實意味著甚麼呢?平心而論,有時就算是在至親或好友面前,我們都未必會坦誠將自己的難處和軟弱一一相告。偏偏在教會這個追求「彼此相顧、切實相愛」地方,真的會有人把種種難以承受的痛都剖出來,聽者不一定都預備好去承受。面對別人的難處,我想很多人都會不自覺地感到不安甚至不知所措——「吓?佢講到咁慘我都唔知點幫」、「佢好似真係好需要支持,要講咩好呢?」當然,也難免有人會有些比較抽離的想法:「喂佢講來講去都係呢啲,悶唔悶啲呀?再講都幫唔到你啦」、「我返嚟係想開心輕鬆一下,你講埋呢啲搞到我灰晒囉…」。

在某種意義上,這些反應背後或許都是一種 ‘fight or flight’ 的反應:當我們感到不安,便會下意識地視那傾訴者為一個問題或是威脅(threat),如此一來,一個反應是解決(即 ‘fight’ 的反應),要不就是逃避(即 ‘flight’ 的反應)。我們試圖說出許多很「屬靈」的話,或提出很多的建議,可能是真心以為這些能幫助對方解決他們情緒困擾的現況;那當然也可能是一種逃避方式—利用對方無法駁斥的話去盡快把這個對話終結。這不一定都是刻意而行的,但在不安的情緒驅使之下,我們的自然反應往往都是非 ‘fight’ 即 “flight’。

但深究下去,為甚麼聽到弟兄姊妹傾訴時我們會感到不安?這可能是因為感到對方期望得到支援或幫助,但自己又感到力有不逮;也可能是我們期望「基督徒」都應該要有個喜樂的樣子,所以看到對方這個很不「屬靈」的軟弱模樣,我們覺得難以接受?歸根究底,或許是我們難以接納一些負面情緒,甚或是,我們難以接受人生中有苦難?

我想,在網絡隨便都可以找到一些講論同理心,或是如何關心情緒受困擾的人的文章和短片,但技巧有時還是其次,要真實地「與哀哭者同哭」,更要求我們能接受人生中的苦難和淚水。我們都不過是人,面對人生種種挫敗、傷痛、無奈,我們得承認,其實我們沒有答案,我們都會感到恐懼,會試圖抽離一些。在人生的種種難題面前,我們能做到的都很有限,但因為愛的緣故,我們也可以學習放下自己的不安,單單開放自己的心,選擇和那些受到困擾的人同行。嘗試不要急著去讓對方好過一點,只是靜靜地聽,用心去感受對方的難處,表達「我為了你,就在這裡」的關心,可能就是最好的回應。要成為一個好的同行者,你預備好放下自己的執著和恐懼,全心開放自己去陪那哀哭者同哭嗎?

 


後記:開始構思此文是因為讀到了《我們沒有敵人——暴力世界中的復和者》一書(英文原著為Living Without Enemies: Being Present in the Midst of Violence,作者為Samuel Wells和Marcia A. Owen),其中對於如何在社區中實踐與人同行和推動復和,有很深刻的反思。上文所提的一些反思,只能略略觸及書中的課題,對此課題有興趣的不妨一讀。

與哀哭者同行

Terrie's a Lamb


自比小羊,但縱只是人微言輕的小信徒,也願能好好反思信仰與我生活的關係,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感念,歇力做隻只是跟隨耶穌,深切地「嘗言道」的小羊。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