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早前端木皚從所羅門的婚姻談起,分享了他對於「信和不信」的婚姻的一些看法(參《信和不信不可共負一軛? :由所羅門婚禮談起》)。文章引起了不少迴響,我也藉此作了一些反思,湊個熱鬧跟大家分享一下。

大家努力討論准許與否的問題,我卻更加關心何謂理想的婚姻:如果神呼召我們信主得救,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我們在此客旅人生中也可以活出一個更自由、豐盛的生命,那我們要關心的,又豈止是「准唔准」的問題?只執著於「准不准」並不能立體地幫助我們實踐信仰;如何在婚姻生活中體現神對人的美好心意,同樣值得關心吧。

亞伯拉罕和撒拉的婚姻:every relationship has its ups and downs

雖然聖經中諸多先賢都不是完美的典範,但在思索「理想婚姻」時,我也嘗試回到聖經去找一個「理想婚姻」的楷模。但我努力思索,都想不到聖經中有那對夫婦可以一生幸福雙守,白頭偕老。亞伯拉罕和撒拉在漫長的婚姻中經過不少風波,最終撒拉離世的時候,聖經形容「亞伯拉罕進去為撒拉哀慟哭號 」(創世記 23:2 新譯本) 。撒拉的離世讓亞伯拉罕這個已年逾百歲的屬靈偉人「哀慟哭號 」,這已經是我印象中,在舊約中能夠長久維持親密關係的一對伴侶。但他們經過的諸多波折,例如他們在埃及地時,亞伯拉罕(當時稱亞伯蘭)為了安全而不認撒拉(當時稱撒萊)為自己的妻子,又例如撒拉作主為亞伯拉罕納妾,到最後不歡而散;這些也很難令我覺得他們是理想的夫妻關係的典範。想想他們的子孫中,在開始時戀火熾烈的不少(像以撒和利百加、雅各和拉結),但都無法琴瑟和諧到老。

從亞伯拉罕和撒拉的關係的高低跌宕可見,夫婦二人如果能夠同心,以對方的好處為優先,並且按真理的教導去相愛相守,他們的關係也會更加親厚牢固,省卻許多的眼淚和爭拗。當然,知易行難,要真的實踐起來殊不容易。

大衛和拔示巴:「愛」到最後只為利益

然後我又想到所羅門的父母—大衛和拔示巴。這對夫婦的關係很明顯地一開始是建基於情慾,但在他們的兒子死後,一國之君大衞卻主動走去安慰這個傷心的母親:「大衛安慰他的妻子拔示巴,進到她那裡去,與她同睡。」 (撒母耳記下 12:24上 新譯本)。我相信,至少在這一刻,大衛不只是貪戀拔示巴的美貌,對她也確實有幾分真情。可悲的是,到了晚年,他們卻不再相依,聖經描述拔示巴去見大衞的場面讓我很感觸:「拔示巴向王俯伏叩拜,王問:『你要甚麼?』」(列王紀上 1:16 新譯本) 昔日是大衛主動到拔示巴那裡要安慰她,但今天大衛見到拔示巴就只會問她有何要求;似乎兩人的關係,只剩下利益和盤算。也別提大衛生命中的其他女人,在他年老得要靠處女睡在她懷中才感暖和的晚年,都不知往哪去了。也許是受到大衛的榜樣影響,到了所羅門,他的婚姻似乎都是政治婚姻,不然就是滿足自己的工具,和今日我們所追求的理想婚姻,真的差得遠了。

如果相守到老不只是因為「我愛你」

可惜的是,婚姻淪為達到目的的手段,這個現象其實很普遍。不是嗎?例如一個信徒與一個非基督徒結合,不單純是爲了要和對方廝守一生,而是想他信主,甚至對對方的關心也變成了達成目的的手段,這樣的關係就夾雜了一些計算。

即使是信徒之間的結合,有時也少不了這些盤算。例如抱著想要「嫁個有錢人」的心態,坦白說,這在教會的姊妹中也很普遍吧。又例如,有時也會聽到有信徒分享,希望找一個「很屬靈」的配偶可以幫助靈命成長,那動機其實不也很有問題嗎?

渴望找到一個和自己合得來的佳偶或許沒錯,但當你的生命中已有了一個「人」,而你期望對方做些甚麼改變以帶給你幸福,難道我們不是在不自覺中把配偶視作達到目的的工具嗎?又或者我們「愛上」一個人,不是因為愛那個人本身,而是為了自己的一些目的和好處,這愛情還是純粹的愛嗎?當我們口裡說要學習耶穌愛人的榜樣,在行動上卻把和別人的關係視作達到目的的工具,縱或是不自覺,不正正是偏離了耶穌的教導,值得自省、改變麼?

談到這裡,我說了很多「不理想」的婚姻,但似乎還未有機會好好討論何謂「理想婚姻」?篇幅所限,暫此擱筆,下回再繼續分享我對於婚姻的一些反思。

從「信和不信」說起:理想婚姻何處尋?(一)

Terrie's a Lamb


自比小羊,但縱只是人微言輕的小信徒,也願能好好反思信仰與我生活的關係,分享生活中的點滴感念,歇力做隻只是跟隨耶穌,深切地「嘗言道」的小羊。


Post navigation


One thought on “從「信和不信」說起:理想婚姻何處尋?(一)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