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刊出《拜偶像何必要你跪下?》一文後,有朋友詢問,理論上聽來也算合理,但有點知易行難的感覺。到底我們怎樣才能避免向共產黨下拜?

本文嘗試思考這一個問題。當然,這個問題十分複雜,下文所說的只是我一些很粗淺很初步的思考,若讀者有其他意見,歡迎留言指教。

「你要謹守你的心,因為生命的泉源由此而出」:You are what you read

箴言給我們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教訓,就是我們的「心」,或我們的思考,主宰著我們的行事為人。所以我們不能等到和試探短兵相接時時才想去抵抗,因為那時往往已經太遲。對抗試探,在於我們平時是否有謹守我們的心。所以若我們要對抗「偷盜」、「貪戀」、「殺人」、「姦淫」等試探,不只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也在我們是否在平日任由自己被鼓吹貪婪仇恨色情的流行文化渲染。若我們平日不去謹守我們的心,到最後關頭火遮眼或情不自禁時,往往已經太遲。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面對共產黨這個偶像上。我們今天是看什麼的傳媒,接觸什麼的資訊?我們是看文匯大公東方太陽甚至環時人民日報,聽從無恥政客為共產黨塗脂抹粉,耳濡目染「在人是不能的,在共產黨凡事都能」?還是一句「我不懂政治」,對身邊社會發生的事不聞不問,然後在危機時道聽塗說?若我們平時也不會獨立思考,不學習從不同的渠道接收資訊,慎思明辨,當我們平日也接受慣了扭曲的資訊,塑造了一個「共產黨無所不能」的印象,我們又如何能在局勢比較動盪,我們的底線被挑戰受壓時,仍然保持客觀冷靜,拿定自己的宗旨,做個忠於上帝的信徒?

You are what you read,若要你的膝頭不跪下,請先謹守你的心。

「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裏,你的心也在哪裏」:你會否為大巴比倫悲哀痛哭?

若你和共產黨有利益關係,你自然會不期然希望它穩定不會倒台(即使它的邪惡橫行),而且也會更容易受其影響威脅。試想像:

如果你是淘寶的恆常用家、慣常乘搭國內廉航,或用慣國內的網上旅行社訂機票,你會寧願中國經濟如骨牌般倒下令你以後都不能買便宜的迪迪尼入場券、教科書或機票,還是你可以繼續獲得這些廉價產品?

如果你一向在工聯會報讀各個課程,你會寧願共產黨可以透過中聯辦繼續有能力支付課程的開支(別告訴我你天真的以為那微薄的「學費」真的能夠應付課程的成本和開支),還是寧願共產黨倒台,令你要另覓良師學習?

如果你正在使用小米手機(甚至正在用小米手機看這一篇),你會寧願共產黨倒台,還是你以後不能再用一個低廉的價錢買一部侵權的手機?

如果你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習慣替孩子在「三中商」買補充練習,你會寧願三中商背後的中聯辦倒台,還是你可以繼續大量買補充練習?

如果你透過滬港通持有 A 股,雖然明知股市大瀉對共產黨有重大傷害,但你會否仍願意看見共產黨暴力救市成功?

如果你和興建鉛水屋邨的國企有生意上的來往時,你會不會因為對居民性命健康有益的原因而贊成對國企窮查到底,並停止所有工程直至有調查結果為止?

而當共產黨威脅香港「若香港再發生雨傘運動/若立法會不通過假普選方案,我們就不准香港人淘寶/買小米手機,將「三中商」結束營業」時,你會否也跪下,寧願香港出現假普選也不願以後再不能淘寶?

耶穌的教訓就是這樣的直接和簡單:你的利益在那裏,你的價值觀以至判斷也會隨之改變。有時我們就在貪這些無關重要的小便宜時出賣了我們的靈魂而仍不自覺。要拯救靈魂,請先從不貪小便宜,不和共產黨發生利益關係開始。

這也是《啟示錄》關於「大淫婦巴比倫」的其中一個震撼的啟示:地上的商人為什麼為大淫婦巴比倫的傾倒而悲哀痛哭呢?「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啟 18:11)。那些船長、旅客、水手和靠海謀生的人為什麼把塵土撒在自己頭上,和痛哭悲哀呢?因為他們因這個大淫婦發了財。他們的財寶主宰了他們的反應,他們的財寶在那裏,他們的心也在那裏。

我們從來不知道事情是如此的嚴重的。我們以為只是貪點小便宜而已,但怎能想像得到貪一張廉價機票,或淘一淘寶,就會令我們站在這個流了「先知、聖徒和地上一切被殺的人的血」的大淫婦的一邊,為其倒下而披麻蒙灰如喪考妣的悲哀痛哭呢?今天可能我們會覺得我們絕不會為共產黨「傾倒了!傾倒了!」而失聲痛哭。但請看看你手上的小米手機、剛剛在淘寶下的訂單,或給孩子買的補充練習。或許你不能再這麼肯定了。

「現在,我們還未見到萬物都交給他管轄」:請較正你的 frame of reference 

我們很容易受當下發生的事影響,並讓當下發生的事成為我們的 frame of reference。沒有一個宏觀的 frame of reference,我們很容易因為一時的挫折而灰心,並恐懼一時間似乎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要拆十字架就拆十字架的共產黨。於是我們更關心怎樣能委曲求全,過於怎樣做才符合我們作為上帝子民的身分。

對基督徒來說,什麼才是我們的 frame of reference 呢?是當下橫行拆十字架逼迫信徒的共產黨嗎?還是我們的主死而復活令「天上地下所有權柄都賜給我了」,並最終必定帶著天軍降臨,讓神的帳幕降臨在人間嗎的大圖畫呢?在這個宏觀的救贖故事中,即使「現在,我們還未見到萬物都交給[耶穌]管轄」,但我們仍然可以因為祂的死而復活而藉聖靈所賜的信心相信上帝仍然藉著基督作王。今天我們不會恐懼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大帝或成吉思汗列寧史大林什麼的,是因為他們都已在歷史中一一倒下了,但他們卻都曾是權傾一時的帝王,為什麼共產黨或習近平會是例外?重要的不是今天誰在笑,而是誰能笑到最後 (who has the last laugh)。

而我們應該知道答案的。

結語:不要給魔鬼留地步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道德指南針」(moral compass)。我們可能會以為我們有驚人的意志力,可以在任何環境下戰勝外在環境的影響,堅立不屈,永不跪拜偶像。但正如《The Lucifer Effect》和 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的作者和設計者 Zimbardo 教授提醒我們,其實我們很容易受外在環境的影響而令我們的指南針失去指出正確方向的作用。

我們平時接收的資訊,是否慎思明辨的態度,和共產黨的利益瓜葛,都會那些會影響我們的指南針的磁場。而若我們只專注當下的挫敗和黑暗,就更會加強這些干擾磁場的作用。如何可以不向共產黨跪下是一個很大的課題,也絕不是一兩篇文章能完整回答,但就讓我們先從防微杜漸、「不給魔鬼留地步」開始吧。

作者 Facebook 專頁

(歡迎廣傳,但請註明出處)

如何不向共產黨跪拜?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