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預備團契小組查經期間,參考了〈以斯拉記好難查!〉一文,我不期然問自己:以斯拉記難查的話,難在哪些地方?Rilakkuma指出當下香港信徒面對基督信仰失去焦點、功效、秩序之危機,身心的境況有如昔日南國猶大人民被擄巴比倫一般,問題就在於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有多認真去省察自己、審視處境,並如何從經文中得到離罪向善的亮光。引用Rilakkuma文末言:

在今時今日豐足和相對穩定的香港,我們對罪的體驗就未必有猶太人般深刻了,在面對生活的抉擇,我們或許多向「恩典」和「人性」的角度處事,失去的正是以斯拉為猶太人帶來、對上帝專一的愛和不惜一切離棄罪的決心。

查考此書卷,困難在於為個人、為群體訂立實踐的方案。每次預備查經,弟兄姊妹都為查考經文過後適合讓組員反省分享的問題而苦思良久。又有好些時候,我們難以想像以斯拉對群體、民族罪孽勇於擔當的心志,因為這不是當今社會的風氣,基督徒群體無法倖免。我們也會以行業階層、生活品味、政治取態等自我定義、標籤他人,時常與以斯拉招聚、擁抱的行動反其道而行。讀〈在無限切割的年代〉一文:

「無限切割」已成時代趨勢,是自保的伎倆,在教會中也不能避免。我們切割,因為一份不安全感,怕不劃清界線會有損自己名聲,繼而被拒絕、唾棄;然而,我們若能面對自己的本相,並看到上帝早已擁抱我們的不完全,或許這份不安全感會逐漸消失,我們也不再急於切割。

以斯拉為民族、為上帝的子民擔當帶領認罪悔改之責,誠非易事。在9:5-15一段,他不斷在禱告裏提到這些那些都是整體的罪孽:

我們還可以說甚麼呢?只能說:我們又離棄了你的誡命……(10節)
你懲罰我們實在輕於我們的罪孽所應得的……(13節)
我們在你面前是有罪過的,因此沒有人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15節)

那是一種任何人都無法承受甚至是違反人性的擔當,唯有耶穌基督受死代贖的完成,才徹徹底底付上全人類罪的代價。然而當謹記教會是基督的身體,組成的肢體是命運的共同體,或受苦或喜樂,都是互相牽連的。以斯拉的榜樣,正面地影響了當時的會眾亦有所承擔(例如10:12-14的共同回應)。


曾經設想,弟兄姊妹從年初至今查考以斯拉記五個選段的經文,然後再於崇拜講道中陸續領受相關信息,也是一種信徒先行努力在聖經土壤中深耕的操練;無論查經組長、導師、講員,都提供不了經文詮釋或應用的唯一答案。也許這正正呼應主任牧師在查經資料〈序言〉如此勸勉勉大家:

不因信主日久而失去追求主的熱誠,以致屬靈的生命停滯不前——我們同樣需要神的憐憫,讓我們與神的關係經歷更新……

同時,以斯拉記一如其他敍述文經卷,留下了空白、開放(open-ended)的地方:神的子民解決信仰的危機是否順利、有何波折的可能(即經歷審查娶異族女子為妻者,後事如何)?這是進入尼希米記前,留給自己繼續思考、借古鑑今的功課。

以斯拉記的延伸思考

魚皮


愛遊走書店、球類運動、思考與聆聽,動靜皆宜,靜中帶旺(不是樓盤);編輯為業,社會科學出身,認為知識、信仰、志業互為表裏,不相排斥。相信聆聽促進對話,對話促進理解,理解塑造信念,信念塑造人生。閱讀,就是一種對話;理想的對話活潑像乒乓球,劈里啪啦,你來我往。好看,也好聽。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