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172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日前網上廣傳的南昌站上蓋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在信徒中引起熱議。雖然不少心水清的信徒很快就看穿這種儀式和民間的迷信宗教本質無異,但卻仍有不少人覺得批評者只是因為這個「拜神儀式」沒有傳統敬拜的管風琴和詩班和對「本色化信仰」的無知而作出心胸狹隘的批評。

雖然他們似乎嘗試引用不少經文和搬出不少論點,但其實中心論點只有一個,就是「敬拜形式本來就是百花齊放,你憑什麼因為這個『基督教拜神儀式』沒有傳統教會敬拜的元素而指斥其為不正當的敬拜?」

一些同道已經從「本色化」等角度,甚至從舊約經文嘗試拆解這個問題。珠玉在前,容我以另一個角度,就是敬拜的本質,去探討這個問題。

因為,不管什麼的敬拜形式,最終衡量敬拜正當性的標準必然是,到底我們有沒有將上帝當作上帝一般敬拜?

他們是在敬拜上帝嗎?

當然,在討論南昌站的「拜神儀式」是否正當的敬拜前,必然有人會質疑:他們其實是否在敬拜?人家不是說那只是「祝福禮」而已嗎?你又是否在打稻草人而已?

這可以從下列幾點看到他們的確視這個「拜神儀式」為敬拜:首先,禧福協會的劉達芳博士說「基督教拜神儀式」其實是「基督教的儀式,去敬拜獨一的真神。」。劉博士然後繼續質問:「難道,一定要鴉雀無聲、全白的背景,才是基督教嗎?舊約的禮儀、舞蹈、聖殿的色彩,不都是敬拜的方式嗎?」1

而且,你從禧福協會後來的回應,也明顯見到他們是將當天的「拜神儀式」視為敬拜作為出發點,去類比舊約的其他敬拜例子或教訓:例如詩篇 149 及 150 篇,「大衛王也是喜歡類似的敬拜」。

從整個論述而言,我找不到如何可以說當天的「拜神儀式」不是敬拜的一種。而若它被視為敬拜,那麼我們當然可以討論這個敬拜是否正當。

「約伯敬畏神,難道是無緣無故的嗎?」

要正確地討論整件事,起始點應該是整件事的緣起和目的。根據報導,這事緣起於「地盤失火、大型吊臂車翻側、工人沙井內暈倒,南昌站上蓋項目工地意外頻生」,於是「港鐵公司建議拜神,其中一名基督徒提出進行基督教的拜神儀式」。而為什麼發生意外要拜神呢?發展商新鴻基回應傳媒查詢時就提供了答案:這個拜神儀式,「目的是祝願同事及項目工程進展順利」。

倘若如此,整個「拜神儀式」明顯是希望透過敬拜而換取上帝的「祝福」,希望在人力有時而窮時,能得到超能力的保護,阻止或至少減少天災人禍。這種將敬拜和「著數」掛勾的心態,不正就是《約伯記》中撒旦的邏輯嗎?:人們敬拜上帝,是因為上帝「在他四周圍上籬笆保護他」。在是次事件中的「四周圍上籬笆」,也就是期盼上帝能保護地盤不受天災或人為的意外騷擾。

這種將上帝的祝福和恩典由白白賜予的禮物,變成一種被交換的「著數」2 的想法,在民間宗教中並不罕見。事實上,古代以色列周遭的近東文化,就多以祭禮取悅他們的神明,以求換取風調雨順和生養眾多等好處。

但聖經中的上帝卻從不是這樣。相反,祂是那位在我們未求以先已經應允我們的上帝,祂既降雨給義人,也降雨給不義的人,祂看顧麻雀和野地的花,祂也是那位厚賜百物的上帝。我們對這位上帝的敬拜,不是將之視為祂交換祝福和保護的手段,相反,我們是建基在祂已經對我們施予的恩典上,紀念祂的作為,獻上感謝,並對之(重新)委身和進入復和。這是舊約聖經,特別是《利未記》,刻意和以色列身邊那些近似民間宗教的近東文化劃清的界線,並從而教導以色列人應該如何敬拜上帝 3

地域邪靈與二元論

除了將上帝視作必須被取悅和需要我們敬拜才必施予恩典的神明之外,「拜神儀式」似乎也希望透過敬拜而達到「請上帝進入一個地方,以達到守護的目的」。對不熟悉靈恩派理論的人,這或許只會令人聯想到民間宗教的類似做法:傳統中國人社會就多有透過拜「土地公」和在門上貼「門神」以求出入平安,背後的邏輯當然是祈求神明的力量能進駐我們的所在,並幫助我們抵擋其他靈界的邪惡力量。

但對熟悉如禧福協會或劉達芳等靈恩派的人來說,應該不難看到這背後其實隱藏著靈恩派那套「地域邪靈」(territorial spirit) 的扭曲神學。這套充滿二元論 (dualism) 的神學背後的邏輯有兩個主要的假設,首先就是這個世界每個地方都像黑社會分地盤一樣,或是被邪靈,或是被聖靈充滿,而倘若一個地方意外頻仍,不問可知當然是因為邪靈作祟。在這個邏輯下,解決的方法,當然是請聖靈「進入我們的地盤,讓神的榮耀充滿地盤」,藉此驅趕邪靈,以達到守護的功能 4

但這種將聖靈和邪靈視兩個二元相對 (dualistic) 的善惡力量的說法,明顯直接挑戰基督教神學中上帝是全地獨一主宰的核心教義,上帝不用「進駐」某一個地方去抵擋撒旦,因為上帝早已統管全地。倘若如此,這種對將上帝只是視作如「土地公」或「門神」一般的神明,或二元善惡力量中善的一位來敬拜,和那個在歷史向我們啟示自己的那個全地獨一的萬有之主是否吻合呢?我相信答案已不言而喻。

結語:讓我們也反躬自身

若我們能回到敬拜的本質去思考南昌站上蓋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的問題,我們就不會再拘泥於那些什麼擊鼓跳舞的細節,或將整件事件以一句「不同的敬拜形式而已」就輕輕抹過,更不會斷章取義地在聖經找出所有有「擊鼓」和「跳舞」的經文,然後就論證這是正當的敬拜 5

由於不少支持是次「拜神儀式」者均用一種嗤之以鼻的態度嘲弄批評者「本色化的事你識條鐵咩」,不少同道就嘗試從「信仰本色化」的角度去拆解這個問題。大部分這些論調我都同意,但我覺得我們其實根本不必和那些嘗試以一句「本色化」就合理化整件事件的人在這個泥沼中角力糾纏。整件事件最應該問的問題,就是到底這個敬拜是否將上帝當作上帝來敬拜,若否,我們已經可以得出整個拜神儀式並非正當敬拜的結論。再多故弄玄虛的「本色化」討論並不能對這個結論有任何影響。

當然,我們在批評旁人時,也往往對自己同樣的不足視而不見。上述這些民間宗教迷信的元素,其實在今天的華人教會的敬拜也偶然可見 6,若是這樣,盼望我們不但在這次事件中討論旁人的敬拜,也藉此機會反躬自身,到底我們的敬拜是否也滲有一些駁雜不純的元素,我們是否在我們的敬拜中真正敬拜那位創造天地並救贖我們的上帝。

但願我們都能真正的在聖靈和基督裏,對父神獻上真正的敬拜。阿門。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1. 粗體為我所加。不過,我很想知,到底有什麼教會的敬拜是「鴉雀無聲、全白的背景」?
  2. 當然,有人可能會反對,整個拜神儀式向上帝獻上的微不足道,不可能被視為和上帝交換「著數」。但整件事是「著數」的原因,正因為我們獻上甚少,而得的回報甚多。正如我們在大減價時「掃平貨」,也不會因為我們以低廉的價錢換取超值的貨物而令此事變得不是買賣或交換。
  3. 參 Richard S. Hess 的《利未記註釋》
  4. 當然,有人會指出,禧福協會在此事上從來沒有提到「地域邪靈」等概念,但若我們對比一般教會的做法,我們就會明白端倪所在:一般教會倘若祈求上帝的保守,通常都是祈求上帝保守人的安全,而非祝福保守一個地方。若非受「地域邪靈」等概念在背後支配,這些做法根本無法解釋。有時一些根深蒂固的概念(例如「地域邪靈」、「行區祈禱」之於靈恩派),的確未必會宣之於口(例如上帝是善良的),但這不代表他們不是持這種概念。有時候從其行為我們就能推論他們背後的理念。
  5. 事實上,這種論證方法大概也能將不少開宗明義的民間宗教儀式論證為正當的敬拜,因為我們總可以在聖經中找到「燒香」、「唸經」、「跪拜」、或在敬拜時將動物獻上的經文,我們或許甚至可以將「寺廟」視作「本色化」的「聖殿」,說他們在神(像)面前敬拜就和我們在神面前敬拜並無二致。但這種不顧事情緣起和目的,然後將事情拆成碎片,然後再將之和相關的聖經經文碎片拼貼的膚淺手法,大概只堪方家一笑,不值得認真對待。
  6. 可能有人會急著反駁,說自己的教會並無這種迷信元素。倘若如此,固然很好,那就當上述的提醒是「無則嘉勉」好了。
南昌站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是在敬拜上帝嗎?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