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117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若我這個星期不回崇拜,我還是基督徒嗎?」朋友問。每一次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在教會外談論信仰,他單是望著已覺得很累,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還有這個心機在教會外和人談論信仰,看書,上課,甚至寫作。

他沒有明言,或許他也不察覺,但明顯地他是在教會被 burnt out 了。

到底是什麼令他這樣呢?

若不歸主,就不能熄爐

在教會待得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教會「事工」不論數量和名目之多都可用「恆河沙數」來形容。這多如天上繁星的事工當然不可能全由牧者和長執負責。結果,只能由平信徒在無數的馬拉松式會議和轟炸機般的電郵/whatsapp 中,將這些「事工」的重擔背負了下來。

由於教會對人手有如此逼切的渴求,所以亦無形中形塑了一種「若不事奉,就不是合格信徒」的氛圍。每年的年終檢討就要大家「交數」,到底你有什麼事奉崗位,或參與了多少佈道事工,到了年初,就要大家「立志」如何(在事奉上)「更愛主」。倘若你信主有一定的年日,但卻「手空空無一物」沒有事奉,就不免被當作或視作特立獨行的異類。

最後,就是如《耶教能人》所說,平信徒就被這些「事工」埋葬,做到若不歸主,就不能熄爐。

倘若這些「事工」真的能夠讓我們在認識我們的上帝或福音有所進深,或者能夠令真正的福音被廣傳,那也罷了。但一般在教會耳聞目見的,卻只是無數如 Pokémon GO 攻略班明星佈道會式的「掛羊頭賣狗肉」街坊福利會餘慶節目,我們實實在在,顛覆現實的福音,卻往往無處得見 1

如此繁重的事工,如何不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他們把重擔捆起來,壓在人的肩上」

在繁重的事工之外,同樣壓得人透不過氣來的,是無數成文或不成文的規矩和枷鎖。每星期要準時回崇拜和團契(甚至祈禱會)就是基本功課了,還有種種如崇拜要穿得華麗端莊,平時言談如何要溫文爾雅「合符聖徒的體統」,我們要如何戀愛和結婚(當然不只是「信與不信那麼簡單),甚至瑣碎如崇拜是否可以嚼口香糖和蹺腿,在在都有(潛)規矩和制度。

這些和文首提及的那個「不回崇拜還是否基督徒」問題,其實正正是律法主義的典範表現。對律法主義者來說,我們被拯救不是,或至少不單純是因為上帝大能的手透過耶穌基督拯救。他們永恆的問題是:「我該做什麼才可以進天國呢?」,當然也恐懼如果我們不做或做少什麼,就會被拒之於天國門外。

耶穌基督來「釋放那些因為怕死而終身作奴僕的人」,但律法主義者卻令人終身服在恐懼下為奴。

這些繁瑣的規矩和伴隨而來的恐懼,最後並沒有令我們找到在耶穌基督裏的釋放和自由,他們只將人煎熬得身心俱疲。他們只會令人永恆地渴望如何能擺脫這些規矩的枷鎖和桎梏,如何能在規矩的縫隙中苟延殘喘,或,更普遍的是,如何在旁人面前表現出自己「在律法上我是無可指責的」,最後於是培養出一個個虛偽的「小君子劍」

結語:就是年輕人也會疲乏困倦 得力在乎歸回安息

Philip Yancey 曾說過,在(活水)泉源旁渴死是一件諷刺的事。對我來說,同樣諷刺的是在本應使人得著釋放和自由的教會中被消耗得身心俱疲。

對我來說,我們的信仰從來都是如 Eugene Peterson 說的那種「躍過牆垣」(leap over a wall)、充滿生命力的信仰。我們是自由跳躍地敬拜上帝,而不是因為擔心不能上「天堂」而將自己包裹在華麗的衣裝中,像一條條循規蹈矩的僵屍般出席一個盛大的宗教慶典,或只求完成「如何能進天國」的最低要求,然後在教會外,或在我們的生命中,將教會甚至上帝排除在外。

如何能從這重重枷鎖中得到釋放呢?我認為起始點必然是「得力在乎歸回安息」。至於如何才可以「歸回安息」,容我下文分解。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1. 廉價的成功神學「福音」,卻往往在這些場合可以見到。
我的疲倦你明白嗎?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