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原刊於《時代論壇》,蒙編輯允許轉載)

捨棄了狼人這名號,《盧根》這電影更真實的反映人性的現實與掙扎,難怪曉治積曼最後一次演出漫威電影裏狼人這角色,他自己也認為《盧根》是他覺得最令人難忘,也是最喜歡的一次演出。

不少評述也劇透了《盧根》的大約內容,就是無敵的英雄如狼人與 X 博士,也難逃過年月的逝去與身體衰殘要踏下人生舞台的現實。人老了而要面對生命力減退,甚至死亡臨到,似乎是上帝為人設定界線並且要在告別人生前,人必須要學習的最後一個功課;Ageing,面對年老,如何完滿地結束人生,finishing well,是當下香港社會老齡化需要學習的一個生死教育課題,也是香港不少教會信徒走過年青衝勁的歲月,在如日中天的壯年人生享受過不少風光後,不得不去思考及面對的課題。

盧根和 X 博士見証著不少異能友伴的離世,為了逃避追捕,盧根和 X 博士躱在邊境荒野處,盧根以作 Uber 司機為業,賺取生計並去買藥物照顧間歇出現腦抽搐的 X 博士,兩人的夢想是賺得足夠金錢後買一乘遊艇駛往海外寧靜地渡過餘生。不少信徒對 finishing well 的期望也是安安穩穩地忘記世間的紛亂,但求自保的安享晚年,但也同時是反映理想消逝而只想獨善其身的走完最後一里路。

從盧根的基因制作出來的小女孩蘿拉,因實驗計劃終止而被救帶離開實驗基地,再輾轉被帶到盧根和 X 博士的人生中,徹底改變了他們兩人對未來的計劃。X 博士看見令人興奮可以傳承的盼望,盧根起初不願意接受蘿拉的出現,並視之為帶來麻煩的問題。面對新生代的出現,有些上一輩看他們為引來麻煩的一群,只想安安穩穩地終結自己的人生;另一些人卻可以看到新生代是冥冥之中安排來到世界的未來盼望。

蘿拉原來是桑德萊斯博士負責「Transigen」計劃制作出來的戰爭武器,其目的只為政府制造極強的變種人武器。蘿拉與一群變種小童,在某些成年人眼中,其實只是滿足成年人搶奪世界的工具,這群小童沒有童年的快樂,他們的存在只有功能價值。今天我們面對不斷輕生的學童,是否他們也只是一個個在扭曲的社會及教育制度下,只為滿足香港競爭成就的工具,他們本身本應享有的童年快樂卻被漠視?香港的教會是否也一樣只看我們年青的一代,純為延續上世紀學生福音運動火紅奮興年代的工具,還是接受他們有他們的思想,信仰與人生?

盧根在被追捕的過程中,見到 X 博士被殺,蘿拉和她的同伴也陷在危機中,終於選擇豁了一切,甚至最後犧牲生命去保護蘿拉和她的同伴可以逃離敵人的追捕。看似充滿狼性的盧根,其實骨子裏是滿有善良與對人憐憫的性情。同樣白化變種人卡利班,他最害怕的是陽光直接照射他的身軀而會令他的皮膚受損疼痛,但這怕光的人,卻原來內心的光明被一般正常人更有光輝,為維護及拯救盧根選擇用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這豈不是聖經裏常見的真像?不要看人的外表,看似與光明不相配的可能最有光明,看似暴戾的狼人最體恤人的需要,相反那些最道貎岸然的,看似最光明的,卻原來都是內心最黑暗的。

盧根最後選擇不再苟且渡過自己餘下的人生,並以最後的力量幫助新生代能逃過邊界,開展他們的人生。作為年長一輩,finishing well 豈不就是這樣嗎?不是坐在遊艇安享晚年的寧靜與舒適,又或是眷戀自己在舞台的影響力,試圖操控及複制新生代作為工具去延續自己在世界的影響力,而是鞠躬盡瘁,以一己的生命,即或耗盡,目的是成全新生代在他們的世界去過活。電影的小節很有意思,盧根的鋼爪是三爪的,蘿拉的卻是手有兩爪,而脚是另有一爪的。當然電影解說這是雄性與雌性的分別,但這會否也是世代的分別呢?傳承並非純粹複制,傳承是保護及締造空間讓新生代可以安全地探索他們的人生,而容許他們亦有適者生存的能力,有天賦的本錢去創造他們的世界。香港教會老一輩究竟是希望在新生代倒模式複制上一代的成功,骨子裏其實只是想延續自己的成就,還是期望真的承傳,成全下一代能夠有良知,勇氣與創意去探索新世代的機遇與挑戰?

盧根最後的死,令本來沒有受過人文教育,充滿野性戾氣的蘿拉,流下人性的淚來並打破沉默呼叫盧根為父親。世代衝突以至沉默無法溝通,從來不是家長性強權訓令能叫年青一代順服,惟有上一輩願意讓年青一代見到自己的犧牲捨己的榜樣,才能觸動年青新生代甘願從心底生出尊敬,並建立真正的屬靈家人關係。筆者眼見一定的上一輩信徒,只看見年青新生代的野性,甚至禁止他們大胆去探索他們的世界,結果弄巧反拙,卻忘記了真正的建立,只有當自己犧牲時,才讓新生代願意折服自己去接受他們的生命教誨。

電影最後的一幕,就是蘿拉與同伴埋葬了盧根,並讀出從舊電影學來的一句對白:「人必須忠於自己,不能違背自己的本性,沒有任何東西比活下去更艱難,這條路沒有退路,是對是錯,你我必須背負,直至一生……」。盧根的人生得著最後完滿意義,不在於他有其變種的超能力,能經歷數個世代在不同年代發揮其超乎他人的異能,而是他最終能忠於自己的本性,不再苟且偷生,犧牲自己成全新生代,真正的把其氣魄與責任傳承。蘿拉臨走前將墓前的十字架放倒成X以紀念盧根,十字架與虛構的變種人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其實跟從基督的,豈不是從來在這世界被看為異類,甚至被高舉世界價值的人逼迫,為真理與信仰不惜抗衡世界的價值嗎?背起十架跟從基督的,是否準備被這世界看為異類而終結人生,還是追逐世俗價值安樂地享受晚年終老?已差不多走完人生路的上一輩信徒,你在傳承及示範一個怎樣的生命給我們的新生代?

從《盧根》看世代交替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