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68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某教會有一名賈道學牧師,在講壇上基本上從不認真釋經,講道時往往說不了兩句就會開始大談東拉西扯,加一兩個爛笑話或黃色笑話,有時甚至在講壇上批評異己。這樣的講道,令教會的信徒常歎「無道可聽」。

一天,幾個長執和信徒 Peter、Paul 和 Mary 決定去質問賈牧師。

Peter、Paul and Mary:牧師,今早你的講道,基本上完全沒有觸及釋經,一味只是在說爛笑話,然後批評某位對你不滿的弟兄的言行,你認為這是合格的講道嗎?

賈牧師:你知道今天香港教會的崇拜講壇最大的毛病是嗎?就是外行人去領導、指揮、管理內行人!你們這些「食評家」懂得何謂講道嗎?你們不懂,卻對我這個傳道者指指點點,你們認為這是合宜的嗎?1

Peter:不論是教牧還是平信徒,我們都是同為基督的身體,都是一同在上帝面前敬拜,並無內外行之分。牧者有否忠心宣講上帝的話語,是全教會均有權在上帝面前察驗的。何況,我們雖非牧者,但我們均在教會生活了很久,大概還能分辨何謂講道:一味只講爛笑話,或借講台為攻擊異己的平台,難道仍可算是合格的講道?何況,倘若我們有所誤解,何不用道理解釋明白?為何要訴諸類似人身攻擊謬誤(ad hominem)的指責呢?

賈牧師:好,讓我說清楚。你們根本不明白崇拜的真義。崇拜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在短短二十分鐘的講道時間內學習聖經的教導:這應該是你們在平日就一直在做的。崇拜只是為了讓上帝的的子民集體敬拜上帝,敬拜不為其它,單單為了頌讚、感恩、榮耀三一上帝。敬拜上帝是無用(useless)的!敬拜一旦變成工具性的,它就完全墮落變質。你們將崇拜的用途,視為滿足自己的手段、工具,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Paul:請問我們對講道能達到真正宣講聖言的期望,和我們是否週末的業餘信徒,和平日有沒有閱讀聖經、尋求上帝的話語有何邏輯的關係呢?難道平日我們專心尋求了主道,崇拜中就可以「再睡片時,打盹片時,抱着手躺卧片時」,不再在其中尋求上帝嗎?

再者,我們盼望在崇拜中和上帝的聖言相遇,我們就變成又如何是將崇拜「視為滿足自己的手段、工具」呢?事實上,我們正是盼望能被上帝的道「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歸正」,甚至被神那比兩刃的劍更鋒利的道剖開,令我們真的能夠忠於上帝。這一切,難道不正是高舉上帝和放下滿足自己的欲望嗎?

Mary:正是。而且,根據賈牧師你的如此狹義詮釋崇拜的邏輯,崇拜「單單為了頌讚、感恩、榮耀三一上帝」,以至崇拜中無道可聽也照樣可以,那麼崇拜中的講道環節豈非是可有可無的了?我們是否應該乾脆取消講道這一環節呢?

賈牧師:(搖頭)看來你們對崇拜和講道的誤解真的很深。宣講是一件徹頭徹尾的始於/屬於和由上帝所做的神學/神的事件。宣講完全是上帝給教會的禮物,而正因其為禮物,它就不能被人掌控和操縱:上帝甚麼時間向我們說話、向我們說甚麼,甚至會否向我們說話,都不由我們控制。埋怨崇拜「無道可聽」,就是無理取鬧和忘恩負義,以為自己抽時間出席崇拜,就理應專享一些特權或福利(entitlement),要求上帝根據方便我的時間、方式向我們說話。

由於宣講的力量來自上帝自己,而不可能是人的功勞,不管傳道者如何笨拙大意、脆弱和不可靠,聽道者如何愚頑不馴,也不妨礙人的說話成為上帝的話語,人的軟弱缺乏並非是絕對的、決定性的。靠著恩典,她所講的會成為上帝的道的出口。

Peter:牧師你真是愈說愈離奇。既然牧師接受人所講的會成為上帝的道的出口,為何不能接受傳道者也能因為本身的怠惰、私心或笨拙大意也會阻擋了上帝的話語呢?難道因為一根管子聲稱連接活水泉源,就能令其自我閉塞後照樣能流出活水?一台收音機,就算聲稱連接至節目最精彩的電台,但訊號若受干擾,不也不能將節目傳送至收音機前的聽眾嗎?

難道只有聽道者需要預備自己,傳道者就無須如此嗎?難道只須站在講台上,任何人無論如何缺乏訓練和準備,上帝也會以大能神蹟轉化這些廢話、黃色笑話、爛笑話和攻訐異己的話為帶有拯救功效的言語(saving eloquence)嗎?

Paul:正是如此。此等飾詞,根本只是刻意混淆上帝的信息和大能,和傳達信息的媒介 (medium),等同拿上帝出來作擋箭牌,為自己的無能和私心開脫,忘記了我們必須成為聖潔,才能合乎主用,包括如何「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在「無道可聽」的歎息背後,不是埋怨上帝沒有對祂的子民說話,而是指責自稱宣講上帝的道和霸佔講壇的使者並無盡忠職守,阻擋上帝的子民來到上帝的面前聆聽主道。將兩者混淆,才是真正的無理取鬧。

上帝當然是大能的上帝,祂的信息當然也只能是祂的禮物和主權,但上帝也同樣容讓我們這些卑微的受造物在今世阻擋祂的道被宣講和彰顯。正因為上帝的話語是祂的大能和禮物,我們才更需要留心聆聽,謹慎宣講主道,而非輕率地對待講壇,然後大安旨意地說「上帝的大能必會親自對我們說話」。

當然,有時候上帝對我們的軟弱相當憐憫,即使有不盡忠職守的傳道者,上帝也能令祂的子民「從別的地方得著解救」,但這不應被視為理所當然 (taken for granted) 和怠惰甚至玩忽職守的藉口。神的子民因為假先知沒有或錯誤宣講上帝的話而被引至迷途的例子,在舊約中俯拾皆是,相信牧師倘若還未完全忘記神學院所學,應該不需要我多費唇舌。

Mary:這種將上帝大能置於人間所發生的一切的對立面的邏輯,大概必須令我們結論,就算我們閉口不言,上帝的話語也能令石頭(或牆壁和長椅)呼叫。所以或許到最後,教會是否聘請牧師,牧師是否在台上講道,上帝的道也能照樣能藉祂的大能傳達:反正一切只是上帝的工作,講者,甚至聽者,甚至崇拜本身,可能也是可有可無的:因為,就算我在崇拜時打盹片時,沒有專心聽道,上帝帶有拯救功效的言語(saving eloquence)也自然能在我的心中向我啟示祂的真道:一切都是祂的大能和禮物嘛。

賈道學牧師和 Peter Paul and Mary 的對話還未完結,但礙於篇幅,容我下回分解。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1. 我必須指出,下列賈牧師的論點,均是摘自一位自稱「未曾接受過牧養傳道訓練的平信徒」的鴻文:根據作者的「內外行」劃分,難道這不也是外行人對講道指指點點嗎?還是因為作者覺得自己在神學院有一教席,就自然成為內行人呢?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上)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