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94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最近香港神學/教會界最大粒的「花生」,莫過於某聖經講師被指「欺凌」另一神學院的神學教授一事。在一片撻伐聲和剝花生聲中,我卻留意到有一些衛道之士/該聖經講師的友好(或兩者皆是),批評撻伐者只是「自以為」締造和平,實則只是公開強化對立。言下之意,真正的和平之子應該是去私下勸解,以求化解紛爭。

先不論將這次事件歸類為雙方對等的「紛爭」而非「欺凌」是否本身已有文過飾非之嫌,將這次欺凌事件帶到公眾的場景 (public sphere) ,是否就只是強化對立,不是所謂的「和平之子」呢?容我在本文透過大家耳熟能詳的《聖法蘭西斯禱文》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在錯謬之處播下真理

所謂南橘北枳,「和平」這個概念,往往被強調關係的中國人醬缸文化扭曲為「和稀泥」:和平就是相安無事,沒有紛爭。在這個定義下,和平之子就是能在一場衝突甚至欺凌中,不論是非黑白對錯,將一切爭鬧矛盾從公眾的眼中掩蓋過去的人:過去數年香港教會面對社會上的政治撕裂,採取的就是這樣的一種掩耳盜鈴的和稀泥手段。

但這似乎並非聖法蘭西斯對和平的理解。相反,他認為,和平之子不是和稀泥的將衝突和欺凌在全教會的眼前掩蓋起來,相反,應該是「在錯謬之處播下真理,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盼望,在幽暗之處播下你光明,在憂愁之處播下喜樂」(Where there is error, let me bring truth;Where there is doubt, let me bring faith;Where there is despair, let me bring hope;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et me bring your light;Where there is sadness, let me bring joy)。

在是次欺凌事件中,「在錯謬之中播下真理」,就是要在全教會面前對欺凌者的醜行惡行直斥其非,將他們企圖扮成學術大師和屬靈長者的假面具撕下來。同時我們也要對身處懷疑、絕望、幽暗、憂愁的被欺凌者播下信心、盼望、光明和喜樂。這代表我們要和被欺凌者同行,但這不但包括在他們無力抵擋壓迫(空言)安慰,而是真真正正的在我們力量範圍內對其施以援手,讓他能在黑暗中仍然看見光明。這是因為,基督徒的「信心、盼望、光明和喜樂」從來不是單純為了讓人感覺良好,而是實實在在上帝能力彰顯的記號(註一)。空言安慰而拒絕施以援手,就如同一面拿著衣服和食物,卻只以一句「平平安安地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打發飢寒交迫的人離去一樣虛偽。

對大部分人來說,施以援手就是協助將事情鋪陳在全教會的面前,借助全會眾的力量,令欺凌者不致以為他能橫行無忌,也令被欺凌者不致孤身作戰。

這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播下信心、盼望、光明和喜樂。和平之子從來都不只是製造沒有紛爭的假象,而是直達衝突和欺凌的核心,針對並處理造成欺凌的邪惡。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

當然,上述所引的五句並不是聖法蘭西斯所說的全部。《聖法蘭西斯禱文》的頭幾句,還提及和平之子要「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在傷痕之處播下你寬恕,在分裂之處播下合一」(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bring love;Where there is offense, let me bring pardon;Where there is discord, let me bring union)。

這對我來說是對公開欺凌事件的人的提醒。在直斥欺凌者的不是時,我們很容易會跌入鼓吹眾人對他的仇恨,這的確是一條很難劃清的界線,但至少在原則上,我們必須確認,和平從不是鼓吹仇恨。相反,直斥其非的目的只能有二,就是為了阻止欺凌者的進一步欺凌,但同時也期望他能在被帶到上帝和全會眾面前時可以悔改。直斥其非從來不是為了製造另一輪的欺凌,更不是為了延續邪惡(perpetuate evil)。

倘若欺凌者願意在上帝和全會眾面前悔改,要做到「在憎恨之處播下上帝的愛,在傷痕之處播下上帝的寛恕,在分裂之處播下合一」或許仍不算太為難。但倘若欺凌者仍自以為是,甚至繼續欺凌,全教會又應該如何面對呢?這或許還需要更多有識之士去摸索和思考。

結語:使我作你和平之子

面對紛爭,中國人的醬缸劣根性大概會盼望以和稀泥手段去私下解決,做了基督徒的中國人大概會用「和平」或「和平之子」等術語去包裝自己這種醬缸文化。但深思之下,這大概並不是基督信仰中「和平」的真正意思。

相反,真正的和平之子應該挺身和被欺凌者同行,在大是大非面前勇敢地站出來,讓真相和事實可以在全會眾面前可以得到審視和討論。在這個處境下,所謂的私下勸解其實只是協助和縱容欺凌者不必面對全會眾,容讓他可以繼續關起門來欺凌被欺凌者(甚至其他人)。這種行徑無論說得多麼冠冕堂皇,大概和真正的和平之子沾不上邊。

求主使我們作你的和平之子,不要在紛爭和邪惡面前噤若寒蟬,還自我感覺良好。

註一:用一點神學術語來說,這些某程度上全是「終末性」(eschatological) 的概念,是終末的聖靈以大能突破當下 (breaking into the present) 預表終末的記號。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如何在欺凌中作和平之子?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