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34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接上文

賈:你們或許認為,教會一年 52 個星期也「無道可聽」,甚至考慮轉教會,但為什麼你們不問自己,到底上帝希望你怎樣服事這間教會?在衡量講道的好與壞的時候,大多數信徒缺乏的,就是這種教會觀的視野,而只顧個人的得失喜惡。

Peter: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而不同的肢體本應有不同的職責和功能。牧者,本來就應該以上帝的道牧養教會,但當他們這個上帝的道的「出口」疏於職守時,竟然像一張嘴一樣埋怨手和腳「為什麼不問自己可以怎樣服事教會」(即是為什麼你們不做上帝的道的「出口」),和為什麼沒有「這種整全身體觀的視野而只顧個人得失」,實在是本末倒置的極致。

賈:又或一位牧者的講道長期地令人目定口呆,到底是否只要我們私下自怨自艾、或埋怨幾句,就可以改變現況?這樣做,為教會帶來甚麼益處?一位牧者未能「按正意分解聖經」,我們應該守望她,還是責備她?

Paul:我不知道賈牧是否突然自相矛盾,承認某些牧者有時也會未能「按正意分解聖經」,宣講真道:因為他一直的立場是不論某牧者說得如何不堪,上帝也自能化腐朽為神奇。

而且我不知道為什麼賈牧會認為我們是在「私下自怨自艾、或埋怨幾句」:事實上,我們和你商談,正是希望在提出問題後,能令問題得到解決。但賈牧的態度卻只是一味迴避,甚至諉過平信徒身上。容我反問一句:難道這種態度就能改變現況了嗎?

Peter:而且到底怎樣才算對這些牧者的守望呢?是視若無睹,甚至姑息養奸嗎?還是我們應該坦誠的要求牧者盡忠職守,期望她能因平信徒的責備,而回到上帝面前呢?事實上,牧者又焉知這不是上帝藉平信徒的手和口,去引導她歸正呢?

這和今天教會內某種批鬥和冷嘲熱諷,甚至像賈牧你這樣在講壇上攻擊異己完全不同,我們不是為了「趕絕」封殺某些不符理想的牧者,而是期望他們能改善,令我們能一同敬拜。不過太概賈牧平日太專心批鬥異己,以至看不清兩者的分別了。

賈:其實你們就像現在不少信徒一樣,動輒就自我邊緣化,自命是被權力核心排擠在外的「無權者」,在他們對教會的埋怨裡,已經分別了「你們」和「我」,將自己置於教會的對立面、或宛如局外人,而非同屬一個身體:「我」只是負責指出問題,因為這些問題是「你們」在位掌權的人製造出來的。

Mary:平信徒畢竟不是牧者,我們不曾受裝備,不能走上講壇,我們所做的其實十分有限。這不但是 Peter 提及的「教會不同肢體分工合作」理論,也是不少教會的實際情況。我們不是自我邊緣化,而是實際如此。問題出在教牧身上,亦只能由教牧自行糾正。

但這也不代表將自己置於教會的對立面、或宛如局外人:這只是將「教牧」偷換概念為「教會」。事實上,若信徒不認為自己是教會身體的一部分,又何以著急地概歎呢?倘若平信徒是以局外人身分批評,那麼為什麼我們不走去批評佛寺沒有「按著正意分解佛經」,或「清真寺阿訇錯解可蘭經」呢?我們批評,正正因為我們沒有視自己為局外人。

賈:我知道我無法說法你們,但容我這樣作結:筆者認識一位資深的牧者,她的講道信息千篇一律,解經乏善足陳,經常邏輯紊亂、前言不對後語,而且充斥太多無關痛癢、比擬不倫的二手故事。但是,每一篇道,她都用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來用心預早準備,包括很細心去留意日常生活當中相關有趣的人物故事,蒐羅作為撰寫講章之用。在她身上,我看到的就是一位自知不配的主僕,一直幾十年來忠於所託,承擔起一件吃力不討好、獲取不到大多數人的掌聲,甚至不被認同欣賞的職事。但她就是所有傳道者的典範,而我們作為信徒,從她這樣的牧者身上,又怎可能聽不到上帝不斷向我們說話呢?

Peter、Paul and Mary:的確是感人至深的美麗圖畫,但其實仍然是荒謬的飾詞。這種說法,大概和指一個很用心但卻經常斷錯症和分不清不同藥物的功效和副作用的醫生是行內的典範一樣荒謬。更荒謬的是,竟然可以面不改容地指稱「他們的病人怎可能得不到痊癒呢」。

倘若賈牧你的講道有你邏輯紊亂和厚顏無恥的功力的一成,大概今天我們也不必有這個對話了。

後記:

面對平信徒對「教會無道」的概歎,今天不少牧者(甚至學者)的反應往往像文中的賈道學那樣,或是訴諸人身(你有學過講道嗎?你讀過神學嗎?),或是妖魔化信徒對真道的渴慕,說他們只是追求牧者的個人表演和「聽道聽過癮」,或是降低信徒的要求,或是合理化自己的無能和疏於職守。文中賈道學牧師某些論點看似極端和荒謬,但其實只是將同一種邏輯推到極致而已。

這種態度其實在教會隨處可見:正如兩年多前關於「離開教會」的爭議,教會建制甚至嘗試援引社會學研究去說明,「千錯萬錯,全都是平信徒的錯」。

一切都是平信徒的問題,而教牧則仿似聖人先知,是永遠「偉大光明正確」的。所以教會無道,是因為信徒不懂聽道,沒有聽道行道,或只是像消費者/食客一般批評。而他們離開教會,則是因為他們世務纏身、不重視傳統價值、重視權力名利和性格有某些問題所致。

但為何教牧卻從來不懂得反躬自身呢?教會無道,未能承載福音的情況每況愈下,教牧這種缺乏自省能力的態度或許正是主因之一。

事實上,曾在社會打滾的人都知道,今天教牧如何在教會中享受著一種和能力不成比例的崇敬:多少專業人士寒窗苦讀多年,苦思鑽研操練行內的知識和技巧,才能得到一個中五畢業然後神學釋經半桶水的「牧師」在教會內的地位和尊重呢?但某些教牧和學者似乎還不知足,而誓要將一切的批評聲音消滅於萌芽之中。這樣對惟我獨尊的渴望,試問又是否切合一位上帝僕人的身分呢?

今天的教牧和學者如此花盡心力批評平信徒,又為何不能花同樣的心力精研上帝的道和釋經呢?今天教牧花多少時間在鑽研上帝的道上,神學院又花多少時間去裝備神學生「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呢?倘若今天的教牧和神學院對鑽研上帝的真理和釋經一點也不重視,不是推學生去做廉價勞工的實習,就是只懂去在教會兼職打雜和社工,怎麼還好意思批評平信徒「不懂聽道」呢?

正如某位讀者在上集刊登後指出,文中的賈牧師看似滿口對上帝的崇敬,但實際上卻是貶損講壇。真正的崇敬上帝,是在於我們對祂話語和作為的渴慕,而非在疏忽後去砌詞狡辯,令自己可以繼續霸佔講壇而又不用宣講真道。願以此與眾教牧互勉。

作者 Facebook

(歡迎網上廣傳)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下)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