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on Facebook282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Tumblr0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剛拜讀了崇基葉菁華教授《分析聖公會退出崇基神學院的新聞報導》一文,雖然我同意或許分析新聞報導可以作這樣細節上的斟酌,但若我們希望能還原事件的真相,則不能不考慮事件的一些背景,和一些必須作出的推論。當我們仔細分析事件,就會發現,鄺管二賊因媚共而退出崇基的結論,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欲蓋彌彰背後的政治原因

鄺管二人表面上說是不想聖公會名存實亡的繼續做「支持教會」。但這個理由的荒謬,等於一個兒子對母親說,「既然我二十年也沒有給你家用,為免名存實亡下去,我還是不做你的兒子吧。」若聖公會支持崇基的立場不變,合理的做法不是應該重新給予神學院實質的支持嗎?怎能因為不想「實亡」,就連「名存」也不要了?

何況,正如不少人已經指出,既然已經名存實亡了二十多年,為何突然在這個時候才提出呢?

創作一個荒謬理由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要掩飾真正的理由,因為這真正的理由並不能光明正大地提出來。有什麼理由是不能光明正大地提出來呢?除非有人想憑空想像雙方高層有什麼私人恩怨,那大概只有聖公會和崇基在政治上的嚴重分歧了。而眾所週知,這政治分歧源於聖公會選擇事奉他們在北京的主,而崇基則忠於托付他們的福音之主。

若聖公會確是因為政治考慮而決定退出崇基,我想請問葉教授,為什麼不能說聖公會退出的「目的就是要向中共表達忠誠」和「聖公會改姓党」呢?

鄺保羅就「拆十」的取態

《蘋果》引述陳士齊博士指鄺保羅不曾就拆十表態的確是有細節上的錯誤,但葉教授指鄺曾批評淅江當局「拆十」,其實同樣不是事實的全部。事實是,鄺的確在去年八月時突然良心發現義憤填膺地發聲明批評,但一句聲明之後,就選擇自動禁聲(原因請自行揣摸):鄺政協就此事的最近立場是今年三月九日的「正在了解,不方便評論」

這個立場和一個人發聲明收回之前的批評沒有二致。如此看來,說鄺沒有表態雖在細節上有可斟酌之處,但也不能說是冤枉了他。

最合理的推論是什麼

公眾甚至記者面對新聞,往往只有相當有限的資訊,但這不代表我們不能就已有的資訊下一些結論 1。所以,若我們要結論到底鄺管二賊是否因「姓黨」而令聖公會退出崇基,我們首先就要確定一些基本事實,然後在這些基本事實的基礎上,作出一個最合理的推論。

我們已知事實包括:

  1. 鄺是政協;
  2. 全國政協曾於三月初至中齊集北京開會;
  3. 鄺在三月底通知邢院長聖公會將會退出;
  4. 習在 4 月 22 至 23 日 舉行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指示基督教會要改姓黨;
  5. 五月初,聖公會就正式對外宣佈退出崇基;
  6. 在管浩鳴對外公布後,崇基的校董會主席,兼聖公會的法政牧師陳衍昌在一個晚堂崇拜中說,他並不喜歡這個決定,而且,他是從聖公會給崇基的書信中得知此事(他並沒有提及任何在聖公會內部的討論);
  7. 鄺管二人此事上給了一個荒謬絕倫的解釋,而暫時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一個結論:除了媚共之外,這個決定就沒有其他考慮了

從這些事實我們如何結論呢?到底鄺管二人是為什麼在三月初至中的全國政協會議後,在三月底通知邢院長他們會代表聖公會退出崇基呢?又為什麼要將本來在九月生效的決定在習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後兩個多星期後自願對外公布?

我們有三個選擇,一,這決定和習的指示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二,這決定只和另一些近因或遠因有關係(例如鄺管所指的「名存實亡」),而時間上巧合。三,這決定和什麼近因遠因都無關,純粹高興,而時間上巧合。

選擇二和三是否合理,我相信自有公論 2。就我而言,惟一合理的推論是鄺管二賊由於在北京早已風聞習的最高指示,於是在回港後安排和他們認為有礙他們「仕途」的崇基學院劃清界線,最後在習將他的指示公告天下後,透過傳媒高調「繳旨」,以示自己確是兩條忠心不二的狗。

葉教授指「我們沒有理由相信退席是聖公會近月倉卒作出的決定」,首先,邏輯上,我看不到為什麼退出不可能是近月的倉促決定。其次,從陳衍昌牧師的片言隻語看來,我反而覺得,我們沒有理由相信這個決定是經過廣泛的諮詢和考慮才做出才是。

結語:惟一可以相傕的只是其他聖公會的弟兄姊妹

《蘋果》整篇報導惟一值得相傕的或許是一句「聖公會改姓党」。畢竟,改姓黨的只是鄺管二賊,將其他忠心侍主「被代表」的弟兄姊妹也一棒掃掉,確實對他們不公,我也絕不同意。

但若「聖公會改姓党」只是指少數以鄺管二賊為首的聖公會「教牧」賣主求榮,侍奉北京習近平而背叛以寶血救贖他們的主耶穌基督,那麼我只能說,對,聖公會真的「改姓党」了。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嘗言道 Facebook 專頁

(歡迎網上廣傳)

  1. 然後在事件有進一步發展和突破時修正
  2. 事實上,若選擇二是合理的解釋,我看不到任何原因鄺管二人不將這原因說出來
回應葉菁華教授:鄺管二賊因改姓黨而令聖公會退出崇基嗎?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Twitter/Facebook:


Post navigation


3 thoughts on “回應葉菁華教授:鄺管二賊因改姓黨而令聖公會退出崇基嗎?

  1. 在下也不吐不快,葉文指:『退一萬步來說,即使退席真的有政治考慮,也不代表其目的就是要向中共表達忠誠,更不代表「聖公會改姓黨」!』這話是基於甚麼說的呢?這話與此文章批評「蘋果」的推論糟糕一樣糟糕。表面上似是一份針對「蘋果」報導內容不「合格」,簡陋,卻有意愚人的「以偏概全」。
    葉又指出人家退席已醞釀了些日子,那就能洗脫大眾對「聖公會改姓黨」或「進一步改姓黨」這憂慮嗎?
    只要在網上 Google 一下,無論前大主教,現任大主教的親建制言論,那位姓管的秘書長的種種言論曾引起的爭論,這位葉某好像從不知情似的,然後在要求在這蘋果這篇報導中提及才算數。還是他想說,之前的已足以說明「聖公會已姓黨」,所以根本無需以退出崇基而「改姓」。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